【新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穿入全真教 > 章节目录 第四章 各方反应
    停灵三日后,王重阳下葬。

    自此,全真教又恢复了以往的平静,但哀伤的氛围一时无法消失,只待时间来慢慢消磨。

    王重阳创立全真教之初,提倡三教合一,以《道德经》、《般若心经》、《孝经》作为根本经典。修行智慧则以祖经《道德经》、《四子真经》、《文始真经》、《阴符经》、《清净经》等为主。

    因此,平时就把这些教授给司空湛、周伯通和全真七子,养其心性。

    当全真七子提出要为王重阳守孝三年时,周伯通与司空湛欣然答应。

    司空湛虽然已经对王重阳没有了那份亦师亦父的深厚感情,但他自己毕竟占据了这具身体,只当偿还彼此间的因果。

    即便不提此,出于对王重阳的品性道德,以及他在武道上取得的莫大成就的钦佩,司空湛也没有多少理由抗拒。

    司空湛当场就和周伯通商量,等到七七之后,两人再行各自出门,寻找安全的地方,埋了《九阴真经》。

    一连半月,全真教山门紧闭,都不曾一人出门。全真教难得清静,江湖中却分外热闹。

    起因还得从西毒欧阳锋一行人夜袭全真教之事说起,这么多人参与的行动,难免走漏消息,不少人都在等待着结果。

    可惜,因为其他人全军覆没,欧阳锋趁夜逃走,全真教众人又不出山门,他们短时间内根本无从得知内里的情况。

    不过,不少聪明人已经从中猜的几分,一大群人而去,几天了,没有一个人回来,还不能说明问题吗。

    距离全真教较近的各个大小势力不禁猜测起来,离得远的当然还在等消息。

    “爹,我看那些人回不来了。”年轻人幸灾乐祸道。

    一中年人道“嗯,很有可能,那些人如果得手,还不早都叫嚷的路人尽知。由此看来,全真教不愧为武林正宗,即便掌门重阳真人仙去,实力依旧强劲。”

    年轻人崇拜道“是啊,我都想到全真教拜师学武,可不曾闻人家是否开始收徒。”年轻人又是一脸沮丧。

    “没关系,我先送你去李镖师那里,以后若有机会再去不迟。”

    “谢谢爹。”

    ……

    “幸亏我没去,这些人简直是猪脑子,人家全真教就算日后再怎么落魄,收拾像咱们这样的小帮派,还不易如反掌。”一脸粗大胡子的汉子嘲笑道。

    “帮主英明。”军师恭维道。

    ……

    铁剑门,正堂内。

    掌门胡林叹口气道“怎么还没消息,难道连五绝之一的西毒欧阳锋都不能幸免?”

    一弟子道“还没消息,或许真的像师父猜测的那般,这欧阳锋也死了。”

    “是呀,王重阳虽然死了,可他还有两个师弟在,那二师弟老顽童也武功高的很,想来传闻中的三师弟武功定然不差。”另一人道。

    “师兄,我铁剑门与全真教素无恩怨,只要一如既往的恭谨,人家堂堂名门正派怎会与我们为难。”一女子道。

    胡林点点头,他知道师妹是一片好心,出言提醒自己,前些日子听闻王重阳去世,他自认武功不差全真七子,言语中难免不逊,看来,自己有些自大了。

    ……

    种种猜测,不一而足。随着时间越长,猜测的越多。

    尽管此事令他们难以置信,西毒欧阳锋还是五绝之一的大高手,但事实如此,他们不信也得信啊。

    原本对全真教变得轻视的势力,当即变了心思,又恢复到从前的态度,甚至比之以往,更加恭敬。王重阳在世时,都没杀死欧阳锋,王重阳刚一过世,全真教立即把他给杀了,难道王重阳死了,全真教的势力反而增加了?

    明显是悖论,只有一个可能,也许是王重阳声名太盛,盖过了其他人的缘故,他们以前太过低估了全真教其他人的实力。

    不管如何,他们必须正视全真教,而且要充分正视,一个五绝之一的死,由不得他们怠慢。

    全真教能被冠以“天下玄门正宗”的称号,把少林寺这个武林泰山北斗压到在身下,除过少林寺本身的问题外,这其中最大的功劳当属王重阳。

    周伯通武功是高,可惜是个爱玩闹的性子,司空湛就不用说,还没行走过江湖,全真七子武功低微,不提也罢,可以说,全真教就是王重阳一个人扛起来的。

    在普通百姓眼中,全真教是全真教,王重阳是王重阳,可在很多门派势力看来,全真教就是王重阳,王重阳就是全真教。

    王重阳仙逝一事,普通百姓很多会悲伤又一个大侠死了,对全真教仍然崇敬不已,没有多大的影响。

    不少有心的门派则不然,没有了王重阳的全真教,根本就不是以前的那个全真教了,这意味着什么,不用想就可知,江湖势力重新洗牌的时机将要来临。

    结果当头一棒,一切念头休要再提,以后该是如何还得如何,除非不想活了的疯子。

    又过得几日,有人认出欧阳锋脸色苍白,急色匆匆,显然受伤不轻,消息便迅速传开来。

    即便欧阳锋没死,没有人再会轻视全真教,能把欧阳锋打伤,他们同样惹不起。

    逐渐收到消息的各大派、成名人物反应各异。

    青城派掌门司马诩眉头一皱,太和派掌门清玄子一脸阴沉,东邪黄药师若有所思,南帝段智兴欣然一笑,北丐洪七公哈哈大笑,……

    至于少林寺,三年前火工头陀之事,在江湖中传的沸沸扬扬,哪有时间理会。

    全真教中,众人说是守孝,肯定不会像古礼那般严格,他们是江湖中人,江湖之人必有江湖人的做派,只要三年守孝期间不随便外出应酬,不喝酒吃肉就行。

    他们不是研习经书,就是练习武功,或者聚在一起切磋功夫。

    九人之中,能够静下心来看经书的除过司空湛,只有马钰和刘处玄,再次就是谭处端,之后是郝大通、孙不二、王处一,最不爱读书的是丘处机和周伯通。

    周伯通的武功最高,剑法使得最好,司空湛和全真七子多会向其请教,切磋时,七子一般互为比试。

    七子修炼的是全真大道歌诀,武功根基已立,但周伯通已经修炼到进阶功法金关玉锁二十四诀,司空湛《先天功》也小成,两人武功太高,两方相差太大,只能两人之间比试,两人偶尔与七子每人拆招,指点他们武功。

    就这样,在平静的日子中,司空湛逐渐掌控本身的武功,熟悉自我,全真七子武功开始点点增强,周伯通因为受到欧阳锋的刺激,更加刻苦的练功。

    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