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穿入全真教 > 章节目录 第二十五章 剑客东方胜
    “你说什么?”青木朝白衣男子。

    “臭不要脸,无耻之尤。”白衣男子依旧冰冷。

    “你是什么人?”青木试探。

    白衣男子理都不理,剑一样的锋芒直指青木,刺得青木不得不用气势抵挡。赤火看白衣男子的气势丝毫不亚于司空湛,心里震惊,怎么又冒充一个绝顶高手,避免节外生枝,他开口道“这位兄台还请不要插手我们和这臭道士之间的事情。”

    白银男子还是不理,直接无视。赤火恼火,却不敢得罪,同时得罪两位绝顶高手,他还没发疯。

    “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这才是我向往的江湖。”

    司空湛以为就自己玩单机,眼见自己受到“欺负”,终于有人出头打抱不平,有点小激动。有人帮忙,他何必独自迎敌,有便宜不占的道理,他一直铭记于心。

    “多谢兄台相助,要不我们一人一个。”

    “卑鄙。”赤火怒目相向。

    司空湛嗤之以鼻,道“你们才卑鄙,以多欺少,现在一对一单挑,这才公平。”

    不懂武功之人觉得司空湛言之有理,可在花子风看来,这司空道长虽在理,可脸皮忒厚,你武功已经高出对方那么多了,还不许人家联手,嚷嚷着一对一比斗,这才是最大的不公平。

    可能白衣男子也被司空湛毫无武者尊严的话刺激到了,一脸怪色。

    “你不说话我就当你默认了。”

    司空湛转而朝赤火与青木道“我不是迂腐之人,你们不讲江湖规矩,我也不想跟你们讲,来吧,各凭本事,生死不论。”

    他一脸雀跃,那表情,别人怎么看都觉着他早想除掉对方。

    青木神色紧绷,忙道“司空道长莫要乱语,谁说我们不讲江湖规矩,你不加入青龙堂算了,我不会勉强,马原之死,罪责在他,与道长丝毫不相干,在下从未想过报仇。赤火无理,理应赔罪,我们岂是是非不清之辈。”

    先前的绝望,青木来时的希望,冒出个多管闲事的家伙,又变得绝望,赤火简直复杂难明。

    “是在下不对,向司空道长赔罪。”他深深一礼,面子丢了可以再找回来,性命可只有一条。

    司空湛等人大开眼界,这两位哪是江湖武者,连地痞无赖都不如。

    “你们,俊杰也,识时务的高手,贫道深感佩服。”司空湛一脸嘲讽。

    两人半点没有惭愧,青木道“我们恩怨已消,就此告辞。”

    “滚吧。”司空湛没能得逞,日后只能趁机下手。

    怕司空湛反悔,两人带着手下,走得干脆,眨眼走出去老远。

    白衣男子仗义出手,司空湛心生好感,客气道“还不知兄台高姓大名?”

    “神剑山庄,剑客东方胜。”东方胜郑重说道。

    神剑山庄,没印象,又是不知哪里冒出来的隐秘势力。

    司空湛对时不时出现的陌生人物已经习以为常,对东方胜道“兄台仗义出手,贫道佩服。”

    东方胜盯着司空湛,突然道“比武。”

    司空湛呆愣一下,好家伙,碰到了武痴,亏还满心感激,以为碰到了大侠呢,原来事出有因,就说吗,看其气质,不像是乐于助人的好人。

    司空湛摇摇头道“贫道有要事在身,恕难答应,后会有期。”无意义的比斗,他从来不感兴趣,有那闲心翻翻经书多好。

    不等东方胜回答,他全力施展金雁功,撒丫子跑路,一看东方胜就是个执着的武痴,被同级别的高手缠上,那日子可不好过。

    东方胜不解,在他的认知中,见到高手哪次不见猎心喜,欣然比武,司空湛跑什么,他好不容易逮着一个,能会轻易放手,顾不得马车,掷出银子,身影一闪,直追上去。

    “花子风,帮贫道把账一结,日后还你。”空中飘回司空湛的声音。

    花子风脸色一变,二话不说,把银子扔进客栈,也撒腿就跑,心里大骂司空湛不是人,都跑出数里之外了瞎喊什么,万一被那人听到,在这儿岂不危险。

    叶天、张书豪等人面面相觑,事情转变的太快,他们还未反应过来,人都没影了。

    四方门青木、赤火的卑鄙无耻,东方胜的孤傲冷肃,司空湛的洒脱不羁却深深留在众人心中,重回客栈,大家无不心情激荡,大声谈论。

    叶天、张书豪两人相对沉默。

    “叶天,我决定了,我要到全真教去,我也要学一身绝世武功。”张书豪无法忍受生死在别人一念间的感受。

    见识到绝顶高手的风采,叶天亦十分向往,他迟疑道“不曾听闻全真教老顽童、司空道长有收徒的意思,就是二代的全真七子也没有开始收徒,我们会不会白费心思。”

    张书豪坚决道“全真教天下闻名,中神通王重阳更是天下第一,就是去求,我也要拜入全真教。”

    叶天想到两人得罪了四方门,此地不宜久留,到秦州碰碰运气也不错,当即道“一世人,两兄弟,我们同去。”

    “好!”

    ……

    青木、赤火一众默默行走,手下们耷拉着脑袋,犹如落汤的母鸡,无精打采。

    “岂有此理,今日之辱,我赤火来日必会报答。”赤火抑制不住怒火。

    青木同样颜面尽失,口气不善道“现在大放厥词,之前怎么不见你放狠话,还不都是你惹出的事。”

    赤火阴阳怪气道“怪我?不知是谁不自量力的威胁司空湛,惹怒了人家。”

    青木愤怒的看向赤火,赤火嚷道“怎么,还想动手?对付不了外人,对自己人下手。”

    “懒得理你。”青木气得直哆嗦,当先一步跨出。

    “哼。”赤火不屑。

    三十几里外,一片树林之中。

    司空湛骤然停下脚步,转身向后,十几个呼吸,东方胜立于三丈之外。

    司空湛双手叉腰,一脸无奈道“你别追了,我真的有事要办。”

    “比武。”东方胜认定了司空湛不想比武。

    “大哥,我叫你大哥行吗?我真的没时间。”

    “比武。”

    司空湛啪的一拍额头,闷声道“你爱跟就跟吧,总之我是不会和你比试的。”

    他忽想到一个主意,说道“我们就比试轻功如何,你追上我算你赢,你追不上我算你输。”

    右脚踏地,司空湛跃出丈外,足点蒿草,起落间,奔向树林深处。

    东方胜嘴角一弯,纵身紧追。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