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驭香 > 435 消息
    “纤纤,那个金发帅哥真的是你刚交的男友?”

    慕容纤纤刚回到别墅,江采菁就一脸八卦的凑过来,就连坐在旁边的罗家瑞也竖起了耳朵。

    “你们真的很闲是不是?”

    慕容纤纤翻了个白眼,“飞儿呢?”

    “飞儿和雷涛陪杜奶奶和雷阿姨去后山了,你别打岔,快说和那个金发帅哥是什么关系?”江采菁很不满意慕容纤纤转移话题。

    “我们之间其实是……”

    慕容纤纤故意拖长了声音,见江采菁急得伸手要打,连忙说道“纯洁的男女关系。”

    “切!”

    江采菁刚刚作势要打的手扬了一下,很不屑地道“这年头涉及男女问题,还有纯洁的吗?除非你是百合或者玻璃。”

    “宾果!”

    慕容纤纤打了个响指,手伸向她的下巴“答对无奖,过来给本大爷笑一个!”

    “去你的!”江采菁一巴掌拍飞她的手。

    “不陪你们聊了,呵呵……对了,去夏威夷的一应消费都算在我的帐上。”慕容纤纤飞快地跑上楼。

    “江采菁,慕容真的是……”

    林颂贤在和罗家瑞下棋,看似专心思考棋局,实质上江采菁和慕容纤纤的对话,他一句也没落下。

    “别胡思乱想。”

    江采菁打断了他的问题“纤纤在性取向上很正常,不正常的是她她的经历,让她对婚姻没有信心。这事情是要靠缘分的,如果你没信心解开她心中的解,那就快一些放弃吧,免得误己误人。”

    “没试过怎么能就放弃?”林颂贤摇摇头,“不过,这次夏威夷我就不能去了,香港那边有些事情还要处理,参加完江上松的婚礼,我就回去。”林颂贤说道。

    慕容纤纤回到房间,锁上房门之后,这才坐在桌前取出刚刚到手的几件东西,那一剑一环也就罢了,虽然不错,可她用不上,重要的就是那三尊佛像、长生树和绝仙剑图。

    捧着绝仙剑图看了一会儿之后,慕容纤纤默诵真言,剑图化作一道剑光没入她的眉心。随后她将那三尊佛像中的定海珠取了出来。

    “魃。”

    她将第二元神召唤出来,将三颗定海珠交给她“这三颗拿去炼化。”

    魃接过三颗定海珠直接在房间的一角坐下,开始炼化。慕容纤纤则拿起了那株长生树……一过手,就又是一种奇妙的感觉涌上心头。不,这不是一种感觉,而是切切实实发生的事情,就在一接触的时候,长生诀竟然有自动运转的迹象,而且身体在散发着一个强烈的信号――她需要这株长生树。

    炼化!

    慕容纤纤毫不犹豫地将巫力灌入长生树……刹那间,一片耀眼地光华从树上散发出来,映得人鬓发皆碧,她下意识地闭上了眼睛。

    光华一闪即逝,那株长生树刹那间化做了一道碧光,没入慕容纤纤的丹田……咦?慕容纤纤内视丹田,发现那株长生树竟然已经缩成了一个迷你版的小树,而最奇特的是长生诀在她未自主的情况下,竟然自动运行,而且似乎是将长生树当成了她的经脉的一部分,每一次运行都要经过长生树,而且长生树还在不断的吸收外界的灵气……虽然这里的灵气要差上许多,但慕容纤纤能够感觉得到。

    时时刻刻地运行长生诀,这是什么概念?

    这相当于比别人多出了一~二倍的时间。

    这仅仅是长生树的一部分功能,这株长生树确实是一件天地生成的宝物,拥有不可思议的威能,刚才不过是最基本的技能罢了。不过,想要掌握更强大的使用方法,那还需要慢慢的炼化,在丹田中温养才行。

    “纤纤,方便吗?”外面响起江采菁的声音。

    “有什么不方便的,进来吧?”

    慕容纤纤看到魃已经炼化了定海珠,便将她召回,然后过去开门……门外除了江采菁,卢珊也在。

    “快进来,嘿嘿,准新娘怎么等不及跑过来了?”慕容纤纤拉了二人进屋笑道。

    后天就是卢珊和江上松的日子,已经订好的就在山下小镇的教堂里举行仪式。虽然结婚仪式是按照西方的仪式,可按照中国的习惯,新娘结婚前是不可以在男方家里的,卢珊和她的家人在山下小镇的旅馆里居住。

    “这只是爷爷家,又不是婆婆家。”卢珊脸红了,不管多爽朗的女孩,在这个时候也会害羞,何况她本来就是个腼腆的女孩。

    “不带欺负人的。”

    江采菁轻轻打了她一下,问道“纤纤,礼服都拿回来了,我们快去试衣服吧。”

    “好啊。”慕容纤纤起身要往外走。

    “哎,这佛像是怎么回事?还多出来二尊。”江采菁一眼看到了那三尊慕容纤纤没有收回的燃灯佛像,不禁惊呼道……当初在香港拍买佛像的事情,她也是知道的。

    “这个就是我和那位金发帅哥做的交易,他恰好有这三尊佛像,我就买来了……”

    少不得,慕容纤纤又将二十四尊佛像的事情说了一遍。

    “原来是这样,你现在收集了几尊?”江采菁问道。

    “六尊。”慕容纤纤答道。

    “纤纤,你还真得要和林颂贤搞好关系,说不定这件事情你还要求人家帮忙呢。”江采菁笑道。

    “为什么?”慕容纤纤不解地问道。

    “林家收藏的古董还是非常有名气的,林颂贤的爷爷就是一位大收藏家,跟国内外的许多收藏家都有关系,既然你在国外发现了这三尊佛像,难保就没有其它佛像流失在国外,为什么不让林颂贤帮忙打听一下呢?而且林颂贤本身对古董也非常的了解。”江采菁说道。

    “唔,这倒是个好办法。”慕容纤纤点点头。

    燃灯佛像应该是收藏在各大寺庙之中,但是,在清朝的时候,由于皇帝提倡藏传佛教,所以有些中原的佛教寺院便被喇嘛取代,而其中的一些佛教藏珍可能就流落到了皇室手中。但是,在八国联军侵略中国的时候,圆明园被毁于一炬,不计其数的珍宝被这些入侵者掠夺,那些佛像流落到教会手中就是一个证明。

    “这倒是的,回头我向他请教一下。”

    “要请教须趁早,他婚礼之后就要回香港。”江采菁说道。

    试完礼服已经是下午了,送走卢珊,慕容纤纤便找到了林颂贤。

    听完她所说的话,林颂贤倒是毫不犹豫地将那几尊佛像照了图片,然后上网传给家里。

    “你放心。”

    林颂贤说道“如果我爷爷看到过这些佛像,一定会有印象的,因为他也是一名佛教俗家。”

    “那就谢谢了!”慕容纤纤颔首道。

    网络传输的确是非常快捷,没过多长时间,香港那边的回音便已经到了。

    “慕容,我爷爷的确是看到过这种佛像,而且还不只一尊,只是具体数量有些记不清了。”

    “哦,是在哪里?”慕容纤纤心中大喜。

    “是在一个英国私人收藏家的手中。不过,你如果想得到,那恐怕有些难度,因为那个人是不会出售他的收藏品的。”林颂贤说道。

    “不卖?”

    慕容纤纤微微蹙眉“他总有个人喜好吧?”

    “他的喜好就是收藏古董,东西方的都喜欢,尤其是一些西方的工艺品和画作。”林颂贤说道。

    “这就好办,如果我用他所喜欢的一些物品,跟他交换,应该有机会吧?”慕容纤纤问道。

    “这个嘛……”

    林颂贤想了一下,点点头道“是有这个可能。”

    “有什么途径可以尽快见到他吗?”慕容纤纤有几分急迫地问道。

    “我先回去跟爷爷打听一下,请他帮忙联系一下,如果可以的话,我把香港那边的事情处理一下……应该有一个星期的时间就足够了,然后再跟你联系。”林颂贤说道。

    “那就麻烦你和林爷爷了。”慕容纤纤连忙道谢。

    “没关系,能够帮上你的尽快,我也很高兴。”林颂贤倒是非常欢喜,至少现在已经有了进一步接触的机会。

    ……

    夜色阑珊,慕容纤纤来到小小的房间,轻轻地走进去将他的被角掖好。正要回自己的房间,却发现杜飞儿的房间还亮着灯。

    她走了过去,轻轻敲了敲门“飞儿。”

    “纤纤,进来。”里面传出杜飞儿的声音。

    慕容纤纤走进去,见杜飞儿已经上了床,她便也坐了过去“想什么呢?再不睡觉,明天可就要顶着一对熊猫眼去参加婚礼了。”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睡不着,你打晕我得了。”杜飞儿似乎有几分苦恼。

    “该不会思春了吧?”慕容纤纤调侃道。

    “胡说八道!我撕你的嘴!”

    杜飞儿大窘,作势欲扑。

    “君子动口不动手,你不承认就算我没说。”慕容纤纤嗤溜的下床,躲开了杜飞儿的爪子。

    正要反击的时候,手机的铃音却是响了起来,慕容纤纤掏出手机看了一眼,对杜飞儿道“飞儿,说起来你和涛哥也认识很长时间了,也交往了一段时间,现在杜奶奶和雷妈妈都在眼前,何不先在这边举行个仪式,回去补个手续就行了。”

    “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快出去接电话吧!”杜飞儿拿起枕头要扔她,慕容纤纤倏地窜出门。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