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驭香 > 1449 四十年后
    看到岚玥父亲的别扭模样,慕容纤纤忽然感到一阵好笑,这是个非常老实的中年人,有什么心事是绝对藏不住的,三年的时间,对方可能会有什么举动,几乎不消多想就能够猜得八九不课十。

    “大哥,酒可以慢慢喝,有什么事情你就直说。”慕容纤纤笑着说道。

    岚玥父亲有些尴尬地搓了搓手,期期艾艾地说道“没……事,不是,我是说……”

    看着他那个样子,慕容纤纤都有些替他着急。

    “爸,不就是要跟慕容阿姨借点儿钱吗?有什么不好意思说的。”就在两个大人一筹莫展的时候,岚玥清脆的声音响了起来,打破了这尴尬的气氛。

    “别胡说。”岚玥父亲老脸量红,狠狠地瞪了女儿一眼。

    “我才没有胡说呢!”

    岚玥俏皮的吐了吐舌头,对慕容纤纤说道“慕容阿姨,我爸是不好意思说。前段时间听说我们家旁边的那个店面要出租,我爸就想将那个店面盘下来,扩大经营,可就是钱不凑手。”

    慕容纤纤微笑点了点头,然后有些嗔怪地看着岚玥父亲“大哥,你也真是的,凭咱们两家的交情,我若是帮不上你,也就罢了。这点儿小事有什么麻烦的?需要多少钱?”

    岚玥父亲犹豫了一下,说道“那个店面挺大的,而且一次要交两年,需要十万元钱……嗯……八万元,八万元就够了。”

    岚玥噘着嘴,小声说道“妈明明说是需要十五万元……”她没等说完,又被父亲狠狠的瞪了一眼。

    慕容纤纤点了点头,也没说话,而是起身来到后房,在那里有一个大箱子,里面全部都是现金,慕容纤纤随意的拿起二十叠现金,回到了画廊前面,放在岚玥父亲的面前。

    岚玥父亲看到那些现金后,顿时一怔,连忙说道“用不了这么多,我只借一半现金就够了。”在他看来,这叠现金至少也有二十来万了,与他所需,超出太多。

    “盘下店面之后,装修,周转,总是需要流动资金的。如果你实在过意不去,就当是我给你的酒钱,按每天一壶算,就算是十年的酒钱了。”

    岚玥父亲犹豫了一下,脸上露出激动之色,说道“这……”

    岚玥轻轻拉了一下他的衣襟,说道“爸,你就拿着吧,慕容阿姨卖一幅画,就值一万元钱。”

    岚玥父亲再次瞪了岚玥一眼,随后深吸一口气,点头说道“别说什么十年八年的,只要你在这里住一天,我就每天给你送一壶酒,你在我那里吃饭,也都免单。”

    慕容纤纤轻轻一笑,看着眼前父女二人,内心慢慢有了一丝暖意。

    送走了岚玥父女,慕容纤纤坐在桌旁,内心忽然颇有感慨,二十万,对于普通人来说,是一大笔钱,能干许多事。可对于修士来说,却是犹如粪土,看都不会去看一眼。

    时间匆匆,又是三年过去,岚玥家的饭庄,扩大了一倍有余,生意果然比以前好了很多,可这生意一旦好了,有时候连岚玥都要上去帮忙,来画廊的时间便少了许多,只有在关店之后,岚玥才有时间拖着疲惫的身子,来到慕容纤纤这里,看她作画。

    岚玥的身体,随着年龄的增长,也渐渐的现出女孩子的颀长秀美,十六岁的女孩,就像是一朵盛开的鲜花,充满了青春的气息,老奶奶脸上的皱纹愈发地多了起来,发白如雪,皮肤也渐渐失去了红润。

    慕容纤纤的相貌,也与六年前有了变化,她看起来已然不再年轻,而是步入中年,眼角多了几道鱼尾纹,脸上的皮肤也失去了代表着青春气息的红润,趋向于更为理智的白晳。或许是她长期绘画的原因,她的气质也大为变化,少了几分威严、冷艳,却是多了几分优雅……用现在年轻人的话说,有几分文艺范儿。

    慕容纤纤服食过驻颜丹,而且修为早已经到了岁月不侵的境界,这是她刻意以法术造成的,毕竟她现在是体现普通人的生活,如果一个人六年来容貌没有丝毫的变化,那么对于四周这些善良淳朴的邻里来说,将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

    比较尴尬的是,在这期间,热情的邻居们没少给她制造相亲的机会,慕容纤纤本来想拒绝的,但她以前似乎也没有什么相亲的经验,在这方面的感觉是一片空白,所以这一次倒是真心去谈了几次……遗憾的是,相亲的经验倒是多了一些,恋爱的经验依然为零。不过她也不是很介意,虽然她相貌看着年轻,可生理年龄毕竟是一百多岁了,跟个二、三十岁的年轻人谈恋爱,那感觉真心是不要太尴尬了。

    在这之后的三年来,那个林庆涛倒是经常过来,每次来都会奉上大量的钱物,有时言语之中,就提及齐家如何如何之类的……其中之意,不言而喻。

    对于这种事情,慕容纤纤半点兴趣也无……以她的修为,就算她有心扶持某个势力,也轮不到一个小小的凡人家族。更何况她之所以隐居市井,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体会普通人的感觉,从而使得自己的修为,得到突破。

    而这种普通人之间的权势争斗,以她的身份,实在懒的参与进去。

    又是一年的寒冬,北风呼啸,街道两旁光秃秃的树枝被寒风吹得连连颤动,一些堆积在树根的落叶被寒风卷起,又沉甸甸的飘落。

    慕容纤纤走出画廊,随手将门关上。

    她身上穿着一件厚厚的羽绒服,兜帽戴在脑袋上,一条红艳艳的羊毛围脖遮住了大半张面孔。此时别说是那些熟人……就算了慕容小小站在面前,也断然无法认出,她就是自己的姐姐,当年在无尽海域纵横的青鸾仙子慕容纤纤。

    此时的慕容纤纤,看起来与普通人人没有任何区别。这不是外表相似,而是神似,甚至连骨子里,都没有什么不同之处。经过二十年的市井生活,慕容纤纤已然彻底的成为了普通人。现在的她,面容略显苍老。虽然身子依然挺拔,但看起来,与忙碌一生的中年人,几乎没有什么区别。

    只是有一点,她与普通人略有不同,那就是她的眼睛,黑白分明,无比的澄澈,闪动间隐有一丝亮芒,使得她整个人,看起来有股不凡的感觉。

    在这些年,慕容纤纤没有进行过任何修炼,她甚至在作画的时候,已经放弃了天符传承中的法门,此时她在绘画上的造诣已经达到了不折不扣的宗师境界。

    一股寒风打着旋儿迎面而来,慕容纤纤下意识地将领口拉链拉到尽处,依然脚步缓慢地向着街道尽头走去。

    “慕容阿姨,您又出去听戏?”一个三十来岁的青年领着个小女孩从饭庄里出来,满面笑容地问道。

    “是啊,天气太冷,也没什么生意,出去逛逛。你们爷俩去哪儿?”慕容纤纤微笑着问道。

    青年是岚玥的丈夫,那个女孩却是他们的女儿,看着这个跟岚玥面目依稀相似的女孩,慕容纤纤心底也不禁有几分唏嘘。

    “小玥画展最后一天,我们去帮她收拾一下。”青年笑呵呵地说道。

    “嗯,你们去吧。”慕容纤纤挥挥手,身影渐渐从街头消失。

    日子就这样在不断的重复中流逝。

    春去秋来,不知不觉中,又是二十年过去了。慕容纤纤所开的这间画廊已经在北京城都小有名气,但她本身也成了一副六十来岁的老人模样,虽然脸色红润,但头发已经花白,肌肉松驰,该有的皱纹一道也没少。如果说她与常人有异的地方,倒不是没有——在这几十年当中,她几乎没有犯过什么大病,更没住过一次医院。事实上,她偶尔得病,那也都是刻意为之。

    这一日,慕容纤纤站在画廊当中,望着四周的一切,心中充满了异样的感情……就在昨天,她将这间画廊转给了另外一个,终于结束了自己的入世生活。因为在压制了数十年,加上心境的洗礼已经趋向于圆满,她已经无法再压制自己的力量,突破在即了。

    在此地生活了四十余年,慕容纤纤就是再心无波澜,还是在离别时心中有那么一点眷恋之情。这段安逸的普通人生,和她修炼之前那十几年的人生一样,将成为她人生中最堪回首、不能忘记的生活。

    门前岚玥一家人走过,还没忘记向她打招呼……昔日的女孩终于实现了她的理想,成为一名画家,目前在北京美术学院任教。而她的女儿也在学画,而且也在慕容纤纤这儿学过画,这一代人倒也是女承母业了。只是岚玥的奶奶在十多年轻去世了。

    微笑着目送岚玥一家人离开,慕容纤纤叹息了一声,轻摇了摇头后,离开了这间画廊。不久后,慕容纤纤的身影就彻底从这条街道的一角消失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