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驭香 > 2098 端木四公子
    2098 端木四公子

    云辇之中,端木雄看了一眼女魃,转过目光向蒙中信说道“蒙总管,今天晚上穆主管第一次参加这种宴会,各种情况恐怕还不太熟悉,你全程陪同,以帮忙处理突发情况。书迷楼 另外有什么事情也好及时向穆主管介绍,以免处理失措。”

    “是,老板。”蒙中信微微点头。

    “那就麻烦蒙总管了。”女魃向蒙中信客气地笑了笑。

    蒙中信直视女魃的眼眸,认真道“穆主管今天晚上最需要注意的是三个人。一位是大公子手下的江火独,第二位是二公子手下的李楼兰,第三位是三公子手下的巴顿。江火独的来历不明,为人狠辣。每次出手从不留情,栽在他上的仙尊境强者极多。他擅长的神通叫做‘寒江火独明’,能够释放一种冰属性的火焰,极其诡异;李楼兰的来历倒是很清楚,是悟剑道,实力强劲,但中规中矩;巴顿的来历亦十分神秘。有人猜测他有可能来自天禅院。他出手次数不多,平时低调,坚持苦修,但是江火独和李楼兰对其都十分忌惮,可见其实力不凡。”

    女魃听得很认真,在她看来,对待敌人怎么认真都不过份。

    端木雄此时也开口说道“穆主管不必太担心,今天晚上,只需不败即可。”

    女魃只是笑了笑,没有说话,从端木雄这句话,可以看得出,他对今晚并无太多的信心。同时也可以看出,他在武力方面被三个兄长压制得多么厉害。

    云辇并没有飞行多久,很快抵达今晚的宴会地点。

    三人抵达的时间并不早,许多人早就到了。这是一场露天聚会,花园里随处都可以看到成群,端着酒杯的人。而天空高处,飘浮着的上百名护卫。这片区域附近的天空已经禁止通行。

    这种场合还不足以让女魃举止失措,端木雄和蒙中信偷偷看了一眼,心中都松了口气。

    “哈,阿雄来了!”一位长着和端木雄有几分酷似的中年人爽朗大笑。他上前和端木雄一个拥抱。端木雄亦一脸微笑,口中叫了声“大哥。”

    这位便端木雄的大哥太叔政,虽然两人面容酷似。但是端木康肩膀更宽,体形更健壮。

    看到两人假惺惺的面孔,女魃只觉得索然无味。兄弟做到这份上,是多么悲哀啊!他的目光更多被端木康身旁静立的男子吸引,他大概就是江火独吧。

    “这位便是阿雄新招的穆主管吧!”端木康豪爽道,目光落在女魃身上,大声赞道“不错不错!有穆主管相助,阿雄如虎添翼,能一了心愿!”

    端木雄眼角抽动一下,脸上笑容不变“大哥说笑,小弟能有什么心愿?更何况,有大哥在,我们端木家重塑昔日光荣,指日可待!”

    此时一个不阴不阳的声音插入“啧啧,老四这句话说得真好!深得我心!”

    “是啊,老四除了钱,就剩下这张嘴了。”另外一个声音却是毫不客气。

    端木康和端木雄眼中齐齐闪过一丝阴霾,但旋即消失不见,两人脸上同时挂出笑容,一个爽朗,一个轻淡。

    二公子端木华!

    三公子端木俊!

    二公子端木华面庞瘦削,眼眶微凹,给人阴沉之感。但是那双眼睛,却是锐利逼人。在他身边站着一名青年。神色各煦,没有丝毫迫人的气势,但却给人一种蓄势待发的感觉。

    而三公子端木俊要比其他兄弟更为英俊,神采飞扬,带着几分狂傲不羁的神色。在他身边,站着一位像铁塔般的汉子,女魃猜测他应该就是巴顿。巴顿身材魁梧厚实,眼睛似乎始终半阖着,穿着极为朴素,丝毫不像是名震四方的仙尊境强者。

    巴顿忽然睁开眼,注视着女魃。

    女性仙人不少,但像女魃这样的强者却不多,十分的显眼。端木华冷冷地看了女魃一眼,道“老四这位新主管的架子可不小,第一次见面,竟然连招呼都不打。”

    端木雄装出一副惊讶的模样“啊?难道今晚的宴会是三哥办的?我还以为是大哥是主人哩!”

    端木康眼中闪过一丝不悦,嘴上却笑道“哈哈,老四不会是对我不满吧。来来来,我们站在这作什么,喝酒去!”

    端木华脸色一僵,眼中阴鸷之色更重,皮笑肉不笑道“老四果然是长进了,嘿嘿。”

    端木雄也不着恼,神色自若道“蒙总管,穆主管第一次来,你陪她多转转!”

    “是!”蒙中信应了一声,朝端木家几位兄弟行一礼,才带着女魃离开。一直等两人完全离开,江火独眼中始终盯着女魃的背影,目光灼热。

    “怎么样?”蒙中信一边跟熟人点头示意,一边低声问道。

    “很无聊。”女魃给出了一个客观的评价。

    本尊没少出席过这种场合,而且……十分的不喜欢。所以她对此也不感冒。

    蒙中信愕然,在他的认知当中,女人嘛,从十岁到一万岁,就没有不喜欢这种宴会的。她们就像是羽毛渐丰的孔雀,无论怎么高傲,都希望在适当的时候,展现自己靓丽的身姿,在这方面几乎,所有女人几乎没有什么不同。

    蒙中信嘴里轻笑“的确很无聊。所以我平时一般都不会参加这样的宴会。而且,你看那些人的眼神,不是充满了怀疑,就是充斥着贪婪,大家族的勾心斗角,在这种场合表现得淋漓尽致。”

    女魃诧异的看了蒙中信一眼,似乎在奇怪他是以什么立场说得这番禺话。蒙中信似有所觉,目光在她脸上扫了一眼,却没有解释什么。

    费忌和王昱凑在一起,两个人身边倒是没有什么闲杂人士,显得极为悠游。

    “这些人真是烦人,像苍蝇一赶也赶不掉。”费忌不屑道,他是费家第二代的长子,也是指定的下一代家主继承人。而王昱则是王家的继承人。在瑞雪城的第二代中,他们俩无疑是最具有影响力和号召力的人物。

    王昱轻晃着手上的仙酿,不以为意道“是你非要拉我来参加这个狗屁宴会。我都不明白,端木康那个废物给了你什么好处,这样垃圾的宴会你也会眼巴巴地跑来参加?”

    费忌嘿嘿笑道“不是吧,你们王家不是和端木家的关系不错吗?你弟弟和端木家的小霸王不是生死之交吗?”

    “关我屁事?”王昱冷哼一声“我爸也不知道怎么想的,会对端木雄那么有好感。要我说,端木家的那四兄弟,没一个好鸟。端木家想要靠这四人恢复以前的荣光,那是做梦!”

    “哈哈,说得是,关我们屁事!”费忌嘿嘿笑道“我听说,端木雄刚刚网罗的新护卫主管也要来。”

    “新主管?”

    王昱狐疑地看了他一眼“你什么时候口味那么重了?女汉子不是每个人都能够承受的,没想到你老兄现在竟然喜欢上了这一口。”

    费忌不满地瞪了王昱一眼“我在你面前就这么不堪吗?我只是听说这位护卫主管非常漂亮气质出众,所以想来见识一下。还说我,嘿嘿,你肯定想不到,端木康还请了谁!你要知道,指不定怎么哭着喊着要来!”

    “还请了谁?”王昱被费忌勾起了兴趣。

    “嘿嘿。不说不说。你到时就知道了。”费忌嘿嘿地朝王昱贱笑不已。

    “你这笑容真让我恶心!”王昱一脸鄙视道。

    “你们两个在说什么呢?”一个充满力量的声音突然插入。

    两人吓一跳,又是哪个不识趣的家伙跑过来打扰他们?俩人正欲发怒,可刚转身,一看到眼前的人,顿时把到嘴边的脏话吞了回去。

    费忌满脸堆笑“洛城主,您怎么来了?”

    王昱也反应过来,一脸恭敬道“洛城主,你可把我吓到了。”

    两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家伙,见到洛家铭就像老鼠见到猫了一般。其实不光是两人,洛老虎在瑞雪城地区,恶名之盛无人可比!

    瑞雪城这些世家二代之中有许多顽劣不堪的家伙。连他们的父母都极其头痛。也不知道谁出的主意,这些家主便商量了一下,请洛家铭帮忙管束一下。

    洛家铭十分干脆地答应下来,然后直接把他们丢到城主卫队之中,每天亲自训练。几乎所有的二代都在洛家铭手上吃过苦头,他们对这位城主大人可是又恨又怕。他们之中也有不甘心的家伙,便组织一些家中的护卫,想教训一下洛家铭……没有任何意外的,所有的护卫都被狠狠地揍了一顿,然后蹲了几个月的大牢。就连那些策划组织的二代们,被狠狠地折磨了几个月,那凄惨模样。看得所有的二代都是倒吸一口冷气。

    从那之后,这些无法无天的二代们在洛家铭面前,都老实服贴无比。而瑞雪城的治安,也迅速变好。

    洛家铭端着一杯酒,笑眯眯地看着两人。费忌和王昱一看到这笑容,心里就有些慌。

    “我看你们谈得很开心啊,就来凑凑热闹。”

    三人凑在一起,周围的客人的目光都会情不自禁地入这边飘。他们的目光中充满了火热,这三位重量级的人物竟然也出席这次宴会!他们每个人都在心中盘算该怎么去结识这三位。只要随便能和其中一位搭上关系,那今晚就赚大了!

    费忌反应更快,连忙道“啊,我们正在讨论,今天晚上会有谁来呢?”

    “是啊是啊!”王昱连连点头附合。

    洛家铭眼中闪过一丝异色,笑问“哦,说说,今晚会有谁来?”

    王昱对费忌使了个眼色,费忌会意,故作神秘道“荣叔叔,我可是费了好大的劲,才打听到这个绝密消息。端木康那个老家伙……”

    说到他忽然意识到说错了话,偷偷瞥了一眼洛家铭,见他似乎不在意,心才重新放回肚子里“端木康为了今晚的宴会,可是费了很大的劲啊!”

    见他还是一副卖关子的模样,王昱恨不得把鞋子印在他脸上。他心中大骂,你在老虎面前玩猫,你他妈的不是找死吗?

    不过洛家铭似乎并不在意,而饶有兴趣地问“端木康费了那么多劲,请了谁呢?”

    费忌朝王昱嘿嘿一笑,险些把正在捏一把汗的王昱气昏过去。费忌这才压低声音道“嘿嘿,你们肯定想不到是谁!柳飞燕,他竟然请来了柳飞燕!”

    洛家铭有些失望地哦了一声。柳飞燕,他也知道,她是一位非常有名的女仙……说难听点儿就是交际花,但又不同于那些做妓为娼的女子,就算是卖艺不卖身吧,据说琴艺和歌舞十分了得。但是像他这样的身份,怎么会对一个小小的交际花感兴趣?

    王昱表情呆滞,两眼直勾勾地。费忌看着王昱,嘴里不停地嘿嘿直笑。他早就料到王昱会是这个表情,王昱一直是柳飞燕最铁杆的拥护者!

    王昱一声愤怒尖叫,一把抓住费忌的衣领“费忌你这头猪!这么大的事情,你居然现在才告诉我!你还拿我当兄弟吗?!”暴走中的王昱浑然忘记了洛家铭就在一旁,

    “哈哈!我就知道你这家伙,无法经受这个震撼性的消息!”费忌得意洋洋地道。

    正得意无比的费忌目光不经意瞥见王昱身后,表情陡然僵在脸上,整个人呆在原地,仿佛一下子被抽走了灵魂。

    “怎么了?”恢复冷静的王昱很快发现了费忌的异样,有些诧异地问。而洛家铭也注意到来人,转过脸去的他,一看到那张冷艳动人的面孔,心头不禁微震!

    果然是她!

    王昱此时也注意到身后的来人,他此时才恍然大悟费忌为什么会这般花痴的表情……这个女子不仅仅是漂亮,而且举止之间,另有一份高冷气质。不同于一些世家女的桀骜,更接近于冬日寒梅的那种孤芳自赏。

    只是陪在她身旁的怎么会是蒙中信?

    王昱心中闪过一丝犹疑。

    蒙中信是端木雄的心腹总管,虽然是端木雄的手下,却连端木雄的几个儿女对他都不敢等闲视之,能够让他亲自相陪……莫非就是端木雄新招揽的那位护卫主管?

    有意思!

    这端木雄用人的水平不高,但招揽美女的眼光却是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