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全职法师 > 第1660章 你不是他对手
    祖向天独自一人朝着村子飞去,他的风之翼此刻只呈现两翼,但这两道由风形成的翅膀却是带着很强的螺旋效果,远远看上去便宛如两个直升飞机螺旋桨,在空中产生了极强的气流,这些气流灌向了村子。?

    村子有很多木屋,木屋檐上都铺着许多用来遮阴遮雨的棕蓑,包括那些搭建在村中央位置的那些别致的小饰品木摊位,全部被刮得狼藉一片!

    “该死,这个季节怎么会有台风啊!”一名卖凉鞋的摊贩骂道。

    “哪是什么台风,没看见上面有一个会飞的法师吗,混蛋,在这里装什么装,还让不让做生意了,赶紧滚蛋!”卖着海边裙的一名黑肌肤妇女指着天上的祖向天破口大骂道。

    游客们现是一名法师导致的,也纷纷骂了起来,不少人还朝着天上扔东西。

    “一群刁民。”祖向天冷哼一声,浑然不把这些人当一回事。

    他目光扫视着这里,寻找着莫凡和穆宁雪的身影。

    莫凡和穆宁雪也没有藏着,他们就在旅店的沙地院子里。

    院子都是沙子,狂风一吹便彻底破坏了这里的格调,满是尘埃。

    穆白在屋子里为诺曼续命,诺曼伤得太重了,本来是打算连夜将他送往帕特农神庙的,但现在来看将他往帕特农神庙的路上送的过程中,稍微一颠簸,他的小命就没有了。

    克里卿已经通知帕特农神庙的人了,大概在天亮之前会有一名女贤者过来这里为他治疗,这就导致莫凡等人不得不为诺曼守着了。

    现在基本上可以肯定,诺曼一定是坏了苏鹿的好事,让苏鹿的捕龙计划出现了一些大问题,这对莫凡等人而言简直是一个喜讯。

    果然是人贱自有天收,诺曼做了莫凡最想做的事情,而且他们敌不过苏鹿那群塔尖顶的法师们,但像现在保住诺曼不让他落入到苏鹿的手下手中还是不成什么问题的!

    “哼哼,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将诺曼那个家伙藏到哪里去了,跟我们作对,你连怎么死得都不知道!”祖向天找到了在沙院里的莫凡,目光从高处俯下,正是高傲的审视!

    “打跑了一群狗腿子,来了一头正统的狗?”莫凡对祖向天毫无畏惧。

    苏鹿那种人,是邵郑大议长来处理的,莫凡还不至于去跟那种人作死,但他祖向天又算什么东西??

    何况,卢巴世家的背后就是他们祖家,要说幼童之心的事件和他们祖家没有一点关系,莫凡怎么都不会信的,而且,江昱在国内做调查的时候,受到了一些阻扰。江昱也一度觉得是祖家在背后给了歹郞公会的人一些方便,这才让飞鸟市这些小政府的人没有将实情给道出来!

    “莫凡,你知道在我们这些世族眼里,你是什么吗?你在我们眼里才是一条得了狂犬病的野狗,见人就咬,完全不守规矩。很多时候我们都不愿意与你计较,毕竟你是做过一些事情得到了一些名望,但并不代表我们真得整不死你。你在国内得罪了多少个世家、世族。穆家视你为眼中钉,6家更还有两条人命没跟你算,真以为6家是任你踩踏而不敢坑半声的,至于我们祖家,我们纯粹当被一条野狗咬了。这几家,哪一家要真得对你出手,你以为你能够活到现在??”祖向天对莫凡的情况倒是非常了解。

    “还以为你祖向天能够说出一番让我抖上一抖的特殊言论来,到头来还是这样一些没营养的套词。”莫凡掏了掏耳朵道。

    也真是奇怪了,这些世家子弟都是套模板的吗,怎么每一个都是眼界在天,上来就一番鄙夷,话语大致意思离不开,你这乡野小子不知天高地厚也敢与我们葬爱皇族作对巴拉巴拉巴拉之类的,说来也不丢人,迄今为止还没有一个这种货色不被莫凡打成猪头的!

    如果世家都是这种狗,那还真没有和黑教廷斗智斗勇来得有意思,别人黑教廷的理念乍一听都是有那么点逻辑和道理的,而世家子弟说的话简直就拉低正常人的智商!

    “我说得不过是事实。可惜有些人还要自以为是。我高你一届,本不愿意对你出手,免得国内有些人说我以大欺小,可你这样不识好歹,我觉得是应该让你知道什么才是真正强者了……放心,我不会要你命,我今天只是想让你明白,你的世界学府之争第一之名,你在国内最强青年法师的称号,你有恃无恐的天生双系,在我祖向天面前就是个笑话!!”祖向天话语直指实力上。

    实力决定一切,祖向天知道莫凡是一条根本不懂权势的疯狗,和这种人说自己在国际上的影响力真得就跟村子里的这群刁民说高深魔法一样,毫无意义。

    既然如此,那祖向天就说一些莫凡能懂的。

    莫凡不是一直自恃青年最强吗!

    最强,那不过是相对而言,就像一个高中生可以说自己最强,那是因为他在高中这个领域确实找不到对手,但在大学魔法学府眼中,这种高中最强真得不堪一击。

    祖向天之前不找莫凡麻烦,那是因为莫凡还是学府学生,他一个已经踏入到大环境、大国际、大领域的法师去找一个还在学府的学员较量,赢了也不值得一提,但现在,大家也算是在一个层面上了,他祖向天这个时候对莫凡出手,也算不上是欺凌了!

    “很好,能用拳头解决问题,那是再好不过了。”莫凡点了点头,稍微觉得这个祖向天还有那么一点与其他智障不太一样的地方了。

    “把穆宁雪也叫出来吧,你们两个不是国内最津津乐道的最强青年组合吗,我觉得我没有必要浪费那个时间打两场。”祖向天目光扫了一眼附近,寻找着穆宁雪。

    挑战穆宁雪的人一样非常多,尤其是凡雪山成立之后,很多人可以找到穆宁雪了。

    太多年轻强者找不到行踪诡异的莫凡,于是便转向穆宁雪,穆宁雪平日里都要在凡雪山,比莫凡更少在外历练实战,正好有一群心高气傲的人战帖如山的堆着,穆宁雪便每隔一段时间挑上几个实力最强的,对她而言这种登门挑战也是一种修行!

    穆宁雪不败战绩快持续一年了,国内甚至有专门的一家媒体在经营这个凡雪山挑战讯息,莫凡这些年总是玩消失,穆宁雪这种不败风头就更盛了,青年法师里面就没有不知道这件事的!

    祖向天自然也知道穆宁雪的这个恐怖战绩,所以既然穆宁雪也在,那事情可以更简单了。

    他祖向天以一敌二,总没有人说他是欺凌了吧!

    “对付你,我一个人就够了。”莫凡自然不会让穆宁雪插手。

    “你太看得起你自己了,你不过是一个高阶。把穆宁雪叫上,换一个比较开阔的地方,在这里打,弄死了这群刁民也是一件麻烦头疼的事情。”祖向天说道。

    “我说了,我一个人就够了。”莫凡说道。

    “大哥哥,你们在做什么?”就在这时,阿帕丝忽然间出现在了院子里。

    小阿帕丝一副天真纯朴的样子,莫凡在知道她真实身份之后,总觉得她是伪装出来的,但后来莫凡现她其实并没有刻意去做出这人畜无害的模样,她这种气质就是与生俱来的!

    “你跑出来干什么?”莫凡皱起眉头来,不知道阿帕丝这个时候为什么要出现。

    祖向天目光一凛,眼睛快的从阿帕丝的身上扫过,阿帕丝还穿着一件单薄的睡衣,估计是听到了声音这才跑出来,这在祖向天看来简直是气血翻涌的诱|惑。

    对莫凡的仇意,其实并不完全是之前的那些恩怨,更在于莫凡的身边有一个他相当钟情的小羔羊!!

    “你不是他对手,别跟他打。”阿帕丝用心灵之犀的方式对莫凡说道。

    “你确定?”莫凡说道。

    “嗯,阶终究是阶,你的力量用来对付一些没什么特殊能力的亚君主,或者一些单系的阶法师,倒也不成问题,但这个家伙的实力比巴沙缪还强,你和穆宁雪加起来也不是他的对手,而且我的精神控制估计也对他起不了太大的作用。”阿帕丝用很肯定的语气说道。

    阿帕丝能够预知危险,这个祖向天就属于能够威胁到他们生命的人。

    虽然阿帕丝特恨莫凡,但现在大家在一条船上,莫凡要是翻船了,她阿帕丝灵魂必定再受创伤,到时候祖向天略施手段,真可能让她这个美杜莎女王继承者沦为这家伙的玩物。

    “那怎么办?”莫凡问道。

    莫凡本以为这个祖向天其实也就比祖宽立和赵历丸强那么一点,这种情况下自己还能够抗衡一二,可阿帕丝说他比巴沙缪还强几分,那莫凡真没有底了。

    他脑子又没坏,可不会真得认为自己可以干过一切阶,巴沙缪那个圣绝审魔剑的伤疤都还没好清楚!

    本章完

    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