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大清隐龙 > 3996 瘦马价几何?

大清隐龙_心净_ 3996 瘦马价几何?本文链接https://www.xbqg.la/0_143/1054822.html


    一名瘦马究竟有多贵?说贵就很贵,三千五千甚至一万的价格都有过,这毕竟是要看缘分的!

    姑娘到底有多迷人,还有对方凯子是不是真舍得花钱,这都是带商量的!

    瘦马很贵这是一般人的看法,但是在真正懂行的人眼里,这瘦马其实非常廉价!

    饥荒战乱年间,不用你费心有的是逃难的百姓卖儿卖女,这女孩子是最不值钱的,一两个银元就能买到一名容貌不错的!

    甚至在丰年,这种人口买卖也不少,拍花子的偷来的孩子,生闺女多了养不起的家庭,一般在丰年的时候,四五个银元也就能买到一名小姑娘了!

    这些样瘦马的人都有自己独特的传承,眼睛毒辣的很,在女孩子很小的时候他就能看出将来是不是漂亮,这些经验都是秘而不宣的!

    不超过五个银元的成本,然后养十多年在十五岁左右贩卖,有的早一点的甚至十四岁就有买家了!

    江南地区一般都是青楼还有盐商家族,都喜欢从这些养瘦马的家庭里面批发一些半成品,然后在家里仔细养两三年,十七八岁也就可以接客了!

    青楼不用说了,那些盐商大家族也会豢养很多家妓!吹拉弹唱伺候客人,必要时候也拿来侍寝!

    这是一门黑色的产业,在江南地区已经持续了上千年了!

    那些养瘦马的人家,十年的开销成本究竟有多少?其实对外宣传很贵,真实的成本并不高!

    古代的时候一身衣服都是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每年吃喝的饭钱有十多个银元也就足够了,因为瘦马不能胖,这些人家是不会让她们吃饱吃好的!

    唯一成本高的就是学习读书还有吹拉弹唱、琴棋书画的花销,这个在养瘦马的圈子里也是有固定的价格的,十年下来一二百银元也就足够了!

    其实很多教养的东西,这些人家自己就可以教,用不着麻烦外人!

    这样算下来,一名瘦马从买到手里然后养十年贩卖,综合成本在三百银元左右,这还得说是苏杭等富庶之地的花销,要是说养在乡下的估计成本会更低,二百银元也就到头了!

    一般盐商和青楼采购这些瘦马的价格都在三倍左右,六百银元到八九百银元之间,根据姑娘的水准价格也都不相等!

    这个时候才是瘦马创造经济价值的黄金时期,青楼和富商家族会花重金给她们买首饰买好衣服,然后学一些更高雅的伺候人的本事!

    这样包装出来的瘦马,每年创造的效益少则数千银元,多了就得上万喽!

    所以当恩客想出钱购买一名培养好的瘦马,他所付出的价格可就是最后的市场价了,人家还得把这瘦马未来要创造的利润也加一部分进去!

    这就是江南瘦马价格一般都在数千银元的根本原因了!

    一名小女孩从离开父母的那一刻开始,就已经变成了商品,从价值两三个银元一路攀升直接到数千银元!

    平心而论这费硕之前开的三千银元一名瘦马的价格很公道,不高也不低算是市场价了!

    含香楼之前不卖给他也是因为赚头少点,因为费硕将军要的是能伺候皇上的瘦马,这个标准三千也就刚够成本!

    要是费硕能把价格提高到六千左右,含香楼干嘛不卖?何至于得罪这么大的官儿吗?

    但是任何人都没想到,今天费硕居然一口价把价钱提高到了一万银元!

    这下把妈妈桑都给吓傻了,一吐舌头也不敢说话了,心说你早干嘛去了?之前你好歹报个五千我们也不至于这么拦您啊!

    怎么今天看见这几位张口就是一万银元啊!

    这就是费硕的高明之处了,能让清给派遣到这样要紧的地方当将军,没有点本事是不行的,这费硕脑子并不笨很善于揣摩人心!

    他知道自己有钱是靠喝兵血吃亏空,搜刮地皮而得来的,自己钱来的相对容易一些!

    而商人不一样,他们虽然有钱但经商艰难,每一分银子都是祖上积累下来的,都是自己冒着风险赚来的!

    贪官花出去一千两银子,跟商人花出一千两那感觉可是不一样的!

    费硕赌的就是你商人舍不得拿出一万银元来干这种无聊的事情,因为你商人还需要本钱去进货,去经营,去走关系呢!

    另外这费硕对这三人也很陌生,他的记忆库里没有关于这几个人的资料,他估计这三人应该是某个大买卖家族的子侄辈!

    出来这就是开阔视野来学东西的,他们娇生惯养的花钱如流水习惯了,但是这样的家族肯定规矩很大,不可能让孩子在烟花之地如此乱糟践钱的!

    要是真为了几个瘦马花出去六万银元,最后家里就得打他一个半死!

    费硕心说今天要不是顾忌张大胆的势力还有洋鬼子也在场,怎么也不至于报出一万的天价出来啊!

    不就是几个女人吗?平日里要多少有多少,这就是赶上送礼的关键时刻了,没辙才让你多赚了银子!

    爷我今天开出一万银元出来,你们几个臭商人跟啊!拿着你们自己血汗银子填这个臊坑儿去?

    爷我就看看你舍得不舍得!

    在苏州城里,我要是连这个场面都镇不住的话,我以后还是夹着尾巴滚蛋吧!

    看来报出这一万的天价,也有费硕在江南示威的意图,他知道以后想镇住这些臭商人,关键还是得靠官威!

    果不其然,一万银元一名瘦马的价格镇住了这几名商人,张啸文等四人面面相觑好像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一样!

    费硕要的就是这样的效果,他呵呵冷笑道“几位姑娘……好好看看,这就是你们所喜欢的恩客?才一万银元一枚就怂了……”

    “他们平常对你们的花言巧语呢?现在都丢水里面了吧?你说说你们,躲什么躲?让你们进京去伺候皇上,多好的事情啊?还不乐意……”

    “怎么着?非要把爷我给惹急了,回头不送到皇上那里,给你们都送到黑窑里面去伺候苦力去?”

    “啊!说话啊……现在一个个都哑巴了?你们不是说价高者得吗?开价啊!”

    “自古都说无情、戏子无义……我今天告诉你们,臭商人那是又无情又无义!”

    呸……

    注今天是周一了,诸位书友请投推荐票,别浪费了,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