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大清隐龙 > 3999 威胁也没用

大清隐龙_心净_ 3999 威胁也没用本文链接https://www.xbqg.la/0_143/1054843.html


    用官威来威胁人,这种行为最没有品,但是也最有效!

    在中国,从古至今商人都害怕官员,因为官僚集团掌握着国家权力,暴力机构都在人家手里控制着!

    让你生你就能生,让你死你就得死,交多少税,索多少贿赂这都在官员的掌握之中!

    费硕是苏州满城的将军,虽然满城里的军队并不负责日常的民政管理,他们好像没有权利去收税,去帮商人打官司诉讼,或者进行一些财产过户等等的琐事!

    满城的军队更多的就是天天坐享其成,等有造反的人打仗而已!

    真正跟商人联系密切的应该是苏州知府还有县衙等等文官!

    费硕在行政划分上,其实是没有资格对商人指手画脚的!

    可是别忘了,满城的军队有一个最重要的任务就是要控制大清的江山,抓各种各样的造反派是他们的最重要任务!

    今天张啸文的这三位朋友,已经彻底惹恼了费硕,可想而知以后这三家的商队一定会被费硕单独设卡子盘查!

    敲诈金钱那都是小事儿,就怕他直接给你定罪为叛党,到时候可就是满门抄斩喽!

    血腥的威胁让在场的人不寒而栗,几位姑娘不能再坐视不理了,她们冲着刘沛琦、盛九杰等四人躬身施礼“多谢几位恩客的情谊了,呜呜呜……小女子牢记在心!”

    “不过我们贱命一条,实在担不得恩客的如此厚爱……我们还是跟随将军进京吧!”

    谁说风尘女子没有良心,那就要看你是不是真的能打动她们了!今天张啸文这四人所作所为已经是仁至义尽了!

    商人为了几个女人和官府的人如此对抗,而且还把价钱炒到了一万五的天价,这点情谊姑娘们心领了!

    但是姑娘们也知道,总不能真让几位恩客跟官老爷闹翻啊!那可是要死人的!

    舍了自己这条烂贱肮脏的身子吧,别拖好人下水惹祸了!

    费硕冷笑道“早就应该这样,现在才想明白吗?几个小贱人,因为你们老爷我费了多少事儿!”

    “银钱再好……也不如命重要啊!”

    几个姑娘行礼之后就要下船,可是万万没有想到今天还真遇到稀罕事儿了,三名商人居然抢先一步拦在姑娘面前!

    “对不起!我们还没有出价儿呢!规矩就是价高者得……您也别一万五了,我们开一万八,您是不是准备跟上两万啊!”

    盛九杰一出口,全船的人都崩了,撒保心一慌张手里的腰刀咣当一声就掉在了船板上“什么?一万八一个?”

    “去你娘的!这就……这就是十万多银元啊!操……草草草……这是见鬼了吗?”

    “不可能,绝对不会有人出这样的价钱买的!舅舅……他们一定是诈你呢,他们就是要拖延时间骗咱们走了,好逃命!”

    “我算是知道了,这几个不是什么商人,就是江湖骗子,是江洋大盗!兄弟们围起来!”

    小两万银元买一个?在场所有人都不相信,因为根本就没有这个行情,又不是苏小小、李师师那样的顶级名妓,凭什么值这么多钱?

    唯一的解释就是这些人是骗子,是江洋大盗!

    费硕一下子也醒悟过来了“没错,这几个人就是骗子……抓起来!带回去严刑拷打!”

    这时候张啸文站出来了“哎……我说费将军啊,帽子不能这么扣,人家跟你叫价就成罪过了?”

    “实话告诉你,这三位都是刚刚见过胡大人甚至跟踌躇先生喝过酒的!而且……”

    “而且他们此刻在苏州逗留,也是为了迎接即将回国的华族元首……到时候范镰老财神还要见他们呢!”

    “这样的人你说是骗子?要不咱们去苏州府尹那边去验明正身?您要是不怕闹大了得罪人,我就领您走一遭……”

    这一番话镇住了就要动粗的费硕“嗯?你胡扯呢吧?就这三个冤大头还想见肖乐天?范镰老财神会搭理他们……”

    啪的一声,一个小小的木质腰牌丢到了桌子上,刘沛琦指着这个腰牌说道“我是不是骗子,京城里有人能给我证明……”

    费硕抬眼一看“嗯?户部四品主事?你是官儿……你丫的不是商人?你是户部的官儿……”

    刘沛琦那是杨智手下的掮客,虽然不在户部坐班但是出于方便出差的原因还是给了他一个四品主事的官身!

    在古代有个官方身份,出门在外还是非常方便的!

    “费将军您也是京师里出来的,这腰牌真假您应该能看明白……现在可以证明我们不是骗子了吧?”

    “得了!你也别废话了……价码我们已经开了,你就说你跟不跟吧!”

    “不跟那就请你下船,有什么官司咱们京师里面去打!呵呵……哪怕打到王爷面前,也是有理走遍天下!”

    “如果跟……那可就仔细算一算您口袋里的钱了!奉劝您一句,公款这东西动一次两次还可以,要是没完没了了,回头窟窿可不好补上啊!”

    这下峰回路转,费硕的狂妄被一下子压了下去“你……”

    关键时刻撒保跳出来给舅舅解围了“就算你们身份没问题……你们钱也有问题!”

    “我就不信了,天底下居然会有人花小两万银元买一个?我就不信了……我就是不信了!”

    撒保拧劲儿也上来了,不光是他船上其他的人也都不敢相信,就连那名老鸨子都怀疑了!

    两万银元买一名瘦马?这价格从来没有过啊!物反常即为妖,这不合情理的!

    “你掏现银出来!我们不信你们有那么多钱!”

    “我明白了,你们就是想拖延过去,把我们骗走了,然后不给这么多钱对不对?”

    “你们就是合伙骗我们!哄走我们,然后你们还按照原来的价格结算对不对?”

    “舅舅……他们一定是这个想法,错不了!今天咱们就得亲眼看着他们掏钱交易!”

    费硕也悟了不住的点头“对对对,你小子聪明,差点就让他们给骗过去了……”

    费硕伸手指着老鸨子说道“别想蒙我,今天这笔交易我回头可是要查账的!你敢背着我内幕交易,我回头就让你含香楼所有股东都知道了!”

    “你和你的姑娘们想骗我?没门儿!”

    辛普森这叫一个兴奋啊!今天他可算是开眼界了,这精彩的故事写到欧洲去,报纸销量那还不飞上天啊!

    捡到宝了,捡到宝了!让张啸文骂一顿真值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