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十劫散仙 > 第十九章 诡异破庙

十劫散仙_万衍_ 第十九章 诡异破庙本文链接https://www.xbqg.la/0_681/546110.html


    夜幕,很快就降临了。

    入夜以后的破庙,比谢衍想象中的还要安静,也许是这里太过偏僻的缘故,一直到谢衍运行完整整三个周天,破庙都没有再进来一个人,这让谢衍隐隐感觉到了一丝不正常,但具体是什么,他现在也说不出来。

    入夜以后,山上的寒气渐渐的重了,到了午夜时分,外面开始下起了雨。

    淅淅沥沥的雨水顺着屋檐滑落。

    霹雳!

    一声惊雷,瞬间照亮了整个破庙,刹那间的亮光映照出了背后森冷的神像。

    谢衍被雷声惊醒,四下看了一下,并没有发现异常。

    希聿聿!

    庙外突然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这里有座庙,进去躲躲吧。”

    很快,庙门就被人撞开了,一群背着钢刀的精壮汉子从门外走了进来,身上披着厚厚的蓑衣,带着一股浓郁的雨水气息。从装束来看,这些人应该是镖局的镖师,当然也有可能是走南闯北的武商。

    “他妈的,突然间就下起了雨,这鬼天气!”

    一人脱下蓑衣,大声了咒骂了起来。

    “谁说不是,早上还好好的。”

    “不管怎么说,我们总算是靠近京师范围了,等走完这趟镖,老子一定要去丽春院找小红亲近亲近。”

    “哈哈,你小子两三下就完事了,小红肯定不会满足!”

    “你们那是妒忌。”

    有人哄笑,先前说话的镖师也不动怒,嘿笑着回应。

    “咦,竟然有人了?”

    很快,就有人发现了静坐在神像前面的谢衍,发现他以后,这些人的声音明显小了很多,神情也戒备了许多。在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破旧古庙当中,竟然还有一个人,这种情况,换做是谁都会觉得奇怪。

    “那边那位兄弟,晚上雨太大了,我们兄弟路径这里刚好遇见了,没办法只好进来躲避一晚,不会见怪吧?”领头的汉子开口对着谢衍喊道。

    这人面容刚毅,眼神凌厉,胸前的肌肉半路在外面,左手之上有着一层厚厚的茧子,一看就是练家子,不过从他们的衣着打扮,谢衍还是看出了这群人的来历,这群人应该都是走南闯北的镖师。

    “出门在外,谁都会有需要帮忙的时候,诸位请便。”

    谢衍睁开双目,回了一句,算是应承对方。

    普通的应承,除了礼貌之外,还表明一个意思,就是自己并没有什么不该有的打算。这是江湖规矩,也是谢衍当初跟随师风年行走江湖的时候学到的。果然,在得到了谢衍的回应之后,这群人明显松了口气,当然,这只是表面上的,暗地里这些人可不会松懈。镖局生意,本身就是刀口舔血的,任何的疏忽都有可能丧命,这些人都是老镖师了,自然不会犯这种低级的错误。

    “那谢谢了!。”

    镖头点了点头,便不在理会谢衍,带着他的兄弟找了一个距离谢衍较远的地方,生火煮饭。

    “小六,你去外面照顾一下马匹,记得多喂些草料。”

    “没问题!”

    一名年轻镖师快速走了出去。

    “老三和花头,你们两个去门外守护点子,晚点吃的弄好了以后,我会让人给你们送过去。”

    点子是一种暗语,一般代指他们押送的镖物。

    “好的,大哥。”

    两名中年镖师应承了一声之后,也出去了。

    镖物和马匹被他们分别放在了寺庙不同的两间厢房当中,反正寺庙已经废弃了,地方多的是。

    短暂准备之后,这群人终于安歇了下来,一些镖师取出干粮慢慢的吃了起来,另有两个人在柴火堆上煮着一些随身携带的食物,还有一些人则是找了个地方,躺下睡了起来。一时间古庙再次安静了下来,除了石锅里面粥翻腾的声音之外,再无其他。

    也不知是不是错觉的缘故,谢衍总觉得有些不对,瞬时看去,发现那些镖师大部分已经休息了,唯有镖头在那里守夜,看到谢衍目光扫过去,那人还回应的点了下头。这一切本来无比的正常,但不知为何,谢衍的内心生出了一种不安的感觉。

    “有古怪!”

    谢衍的眼皮不断的跳动,一种压抑的气息从四面八方聚拢过来。

    “兄弟要不要也吃点?”

    镖头取出干粮,礼貌性的对着谢衍问了一句。

    “不用了。”

    谢衍的心思完全放在那股诡异的气息上面,只是随声应付了对方一声。

    那股神秘的力量好像是察觉到了谢衍的目光,重新蛰伏了下去,感觉到压力消失了,谢衍才暗自松了口气。

    “酒呢?要不要来点?”镖头取出一个酒瓶,摇晃了两下。

    谢衍摇头,出门在外,谢衍是从来都不会去吃别人东西的,这点是行走江湖的常识,这些道理,都是谢衍年幼的时候,师风年教给他的。虽然他现在已经不再是一名单纯的江湖客了,但这些习惯还是保留了下来。

    “既然如此,那我就不打扰兄弟了。”镖头也只是随口问问,见谢衍没有答应,也就不再废话。

    “你们两个,去给老三和花头他们送点吃的过去。”

    镖头转回身去,开始吩咐下属,给还在外面的三人送吃的。

    “花头那边我送,你去给老三送吧。”

    “成!”

    两名镖师也很熟练,应承下来之后,舀了两勺刚刚煮烂的熟食,装在破瓷碗里面出去了,很快,屋子里面就只剩下了四个人,谢衍和镖头,以及另外两名在打瞌睡的镖师。这种江湖镖客,不比那些名满江湖的大镖局,一般走一趟镖也就七八个人,走的镖物也不是什么特别值钱的东西。当然,也不排除有一些别有用心的人,专门利用这种江湖镖客来暗地里稍送一些之前的宝物,但这种几率十分的低。

    时间无声流逝。

    谢衍盘坐在蒲团之上,怎么也没有办法再次入定。

    黑暗之中,好像有一只看不见的眼睛在注视着他们一样,那种诡异的感觉让谢衍越来越不安,但期间他刻意出去搜寻了好几次,都没有得到结果,相反,那种感觉更强了。

    “现在想要离去很明显是不可能的。”

    谢衍起身走到床边,看了眼外面瓢泼大雨,断了离开的想法。

    角落处,那两名镖师依旧还在睡觉,守夜的镖头也在不停的打着瞌睡。

    这种环境,让他感到分外的烦躁,向外面看去,发现雨更大了。遮天雨幕,仿佛将整个世界都给掩盖了,除了偶尔划过的惊雷之外,再无其他。远远看去,黑暗的荒野就像是择人而噬的洪荒野兽一般,充满了未知的危险。

    “希望是我的错觉。”

    谢衍再次回到蒲团之上,强迫的进入到了入定状态。

    渐渐的,空气也好像凝固了一般,诡异的气息越来越浓郁。

    雨,还在继续。

    倾盆暴雨将地面冲刷成了泽地,水流混合着泥浆流淌的到处都是。

    霹雳!

    又是一道惊雷划过。

    “谁!”

    守夜的镖头突然惊醒,猛的抽出了自己的佩刀,对着大殿后方烂布遮住的角落大声呵斥。

    -------------------------------------------------------------------------------------

    老习惯,求推荐票。免费的那个票,收费的那是大神求的,老万有自知之明。

    谢衍匍匐在一边,伸出了双手。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