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十劫散仙 > 第一百七十四章 烟雨王府

十劫散仙_万衍_ 第一百七十四章 烟雨王府本文链接https://www.xbqg.la/0_681/546265.html


    “不够!”

    谢天和面目狰狞的道。

    “燕国皇室的那些狗贼,一个都不能放过,我要他们血债血偿,灭他们十族!”

    燕国皇室的人数绝对不少,但是直系的成员就有数千人,如果真以十族来算的话,没有十万也有八万。一个强大的帝国皇室,人口繁衍到现在,根本就不是寻常的王侯家族可以比拟的。

    “我不会帮你。”

    谢衍沉默了许久之后,直接堵死了话题。

    燕国皇室绝对不是什么软柿子,就算是现在的谢衍,也不敢能够灭掉他们十族,更何况就算他真的能办到,也不会去做,因为他不是杀人狂魔,在谢衍心中,有着一杆尺,这一杆尺是他的行事准则,不会受任何人的影响。

    “七弟,我知道你对父亲有怨言,可在怎么,他也是我们的父亲。”见谢衍不为所动,谢天和在心中暗叹了一声,他知道用亲情是不可能打动这个兄弟了,不过这也早在他的意料之中。

    “我用一个秘密来和你做个交易。”

    谢天和换了一种口吻。交易是修真者之间最常用的手段,特别是散修,他们修炼所需要的东西基本上都是交易换来的。谢天和既然出了交易,那么也就没在把谢衍放在兄弟的位子,而是以修真者的身份和谢衍进行交换。

    “这就是你叫我来的目的?”谢衍深吸了口气,准备离开。

    他这次来烟雨城,主要目的还是为了那块拥有烟雨家印记的铁片,至于谢天和,只是顺道过来看一看。

    “天雷剑阵的祭炼之法,换燕国皇帝的一条狗命!”

    仿佛是察觉到了谢衍的心态似的,谢天和直接出了他的交易筹码。

    原本已经走出半步的谢天脚下猛的一顿。

    雷,一般都是法术当中最为强大的,在古代,雷系术法被研究到了极限,有阴雷,有阳雷,辟邪神雷等等,无论是哪一种,都是强大至极的法术,放到外面绝对会引起一阵腥风血雨。在那个散仙遍地的时代,就出现过一位天雷老祖,那位老祖虽然只是八劫散仙,但凭借一手天雷之术,可以硬抗九劫散仙而不落败,由此可以想象天雷之术的强大。

    和天雷有关的法宝阵法就更少了,任何一种都值得人打破脑袋去争抢,谢天和的手中掌握的秘密,竟然和天雷之术相关,也难怪燕国皇室会对他下手。

    “我不会帮你杀人。”谢衍最终还是没有离开。

    天雷剑阵他没有办法放弃。

    “那么变换一下,改成换你一次出手的机会。”谢天和看着这个兄弟的眼睛,毫不退让。

    这一刻,他是以兄弟的身份来和谢衍对视,和修为没有半分的关系。

    “好。”

    谢衍头答应。

    “这是那个地方的秘图。”

    谢天和取出一张早就准备好的地图,仍了过来。谢衍伸出左手一抓,接过了地图,翻开看了一下,发现地图的上面果然是用古文字记录的,应该不是假的。确定之后谢衍便不在多看,反手将宝图收入储物袋中,之后又取出一块漆黑的令牌扔给了谢天和。

    “道衍傀儡令,需要我出手的时候,你把神识注入进去,我若在附近会以最快的速度赶过来。”

    “仙宗长老的令牌,来头还真不是一般的大啊。”

    谢天和看着手中古朴的令牌,平淡的道。

    谢衍也没多什么,只是道了一声‘告辞’之后,便跨步走了出去,来到门外,谢衍轻身一纵,如同苍鹰一般飞掠而起,踏在了另一处的屋檐之上,几个起落之后,消失在了城墙尽头。

    这是谢衍年轻时候学的轻功,现在用来依旧无比的纯熟。

    离开了谢天和的住处之后,谢衍并没有离开烟雨城,而是饶了一个圈之后,找了一家客栈住了下来。

    “客官,您要是有什么吩咐,招呼一声就好,的就在门外。”

    店二弯腰哈背的道。

    谢衍一进来就扔了一块灵石,差没让店家把他当祖宗供起来。灵石这种东西,在燕国就算是皇室也没多少,绝大部分都被仙宗的人给收走了,在民间,除了倒卖灵材的大商人,寻常的店家一辈子都难得见到一块,谢衍仍的这一块,日后肯定会被店家当做传家宝留下来。

    等到店二推出去把门关上之后,谢衍才将那张从谢天和那里换来的地图打开。

    地图摊开以后,很明显有一股刺鼻的鱼腥味,谢衍猜测,这份地图之前应该是被谢天和藏在了鱼腹当中,也难怪燕国皇室费了那么大的功夫都没有找到。

    “又是烟雨王府?”

    谢衍看着地图上最终显示的那个地方,下意识的皱起了眉头。

    从表面上来看,烟雨家只是一个普通的家族,连三流的修真家族都不如,可就是这样一个家族内,竟然隐藏着如此多的秘密,先是黑袍怪人身上的铁牌,现在又多了谢天和的这张宝图。

    “看来今晚有必要过去一趟了。”

    其实以谢衍的实力,现在正大光明的碾压过去也没有问题,不过谢衍习惯了谨慎,也正是因为这种谨慎,使得谢衍避过了很多次不必要的危机,这些东西都是以前行走江湖的时候师风年教给他的,到现在他更是牢牢的记在了脑海当中。

    夜幕很快就降临了,谢衍并没有从正门出去,而是推开窗子,纵身消失在了夜幕当中。

    烟雨王府占地面积极广,整个东城区基本上都算是王府的范围,如果没有地图的话,是绝对不可能找到准确地的。至于神识搜查,谢衍早在进入王府的时候就试探过了,这王府内好像隐藏着一股力量,使得所有进入之人的神识都没有办法离体,以谢衍的实力,也只能勉强散开三米左右的距离。这个结果,让谢衍对烟雨王府更加的忌惮了,这里果真不是什么善地,炼气境还好,可连筑基修士的神识都能压制,那这个地方肯定存在古怪。

    “什么人?”

    谢衍刚一进来,就听见一声暴喝。不等他现身,就感觉到一杆魂幡向着他扫了过来。

    阴风呼啸,冤魂哀嚎。

    “法器?”

    谢衍的瞳孔猛的一缩,他没想到这王府内随便遇见一个人,竟然都拥有筑基初期的实力,虽然这股实力有些古怪,并不像是真正筑基而来的,但不管怎么样,筑基就是筑基,这份实力是做不得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