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十劫散仙 > 一百八十七章 发动

十劫散仙_万衍_ 一百八十七章 发动本文链接https://www.xbqg.la/0_681/546278.html


    轰隆!

    大地震荡,地面上被老太监激活的禁制神文便彻底的复活了过来,原本看起来极其普通的众星拱月阵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一股近似于荒的气息从地面衍生了出来,原本属于祭坛高台的位置出现了不规则的扭曲,隐隐间仿佛有什么东西要从里面走出来一样。祖地四周原本插满旗幡的地方升腾出了一层暗红色的薄膜,如同穹顶之盖一样,将所有人都封死在了里面。

    原本祭坛中间的地方,浮现出了一个血色的池子。

    这些普通人身躯的文武百官如何经受得住这股力量的冲击,只一瞬间,便掉落到了血池当中,扑腾了两下之后,便被化成了血水,哪怕是那个实力最强的太师,也没坚持多久掉了下去成为了血池祭品。

    文武百官落入血池之后,周边的荒古气息更加的强盛了,而就在这个时候,祖地其他的方位也出现了血池,这些血池都没有中心的血池大,只有核心血池的三分之一大小,但周边却是站满了人,这些人有原本燕国的士兵,也有已经宫娥,宦官。只不过这些人的命运,在血池开启的一瞬间全部结束了。暗红的血池里面升腾出了无数血色的触手,如同章鱼触手一般,将上面的那些人一一拖拽了下去,一时间所有的人都绝望了,哭喊声,叫骂声乱成一片,可依旧没有办法改变他们的命运

    “是活祭鬼阵,不好!”

    原本打算静观其变的镜花门蒲冲在看到地面显现的纹络之时。面色剧变,竟是第一个飞了出去。

    在听到他声音的一瞬间,所有的筑基强者都变色了。包括那五名散修。活祭鬼阵是什么东西,他们不知道,但心中那种近乎于心悸的气息很明白的告诉了他们心中老太监发动的东西不是什么好事。

    “给我破!”

    蒲冲抬手对着下空就是一掌。

    浑厚的掌力凝聚化形,劈空镇下,不过刚刚飞出去没多远,就被另外一股力量给抵消了。

    “道友还是留在高台上吧,祭品怎么可以乱跑呢?”

    一道声音从先前燕皇走出的地下通道当中传了出来。紧接着一股巨力从前面呼啸而来,挡住了所有想要飞往高台的筑基强者。二十人多名身穿黄袍的老家伙出现在了场中,这些人每一个人的气息都是无比的腐朽。对月的气息在他们身上流转,特别是阻挡住镜花门四大长老的那个老妪,身上的气息几乎和墓冢爬出来的死尸没什么区别。

    “燕国历代帝后,他们不是都死了吗?!”

    一名燕国的散修震惊的看着挡在他前面的老怪物。忍不住出声惊呼。

    这二十多人。竟然全部都是燕国曾经的皇帝皇后。

    外界传闻,燕国帝王死后,都会进入祖地,在里面长眠。皇后也会作为陪葬品被活埋其中,曾经有大臣还专门说过活埋皇后的行为太过蛮荒,不合礼法,但都被燕皇给搁置了。现在看来,这些先带帝后哪里是被埋进去的。分明是自己走进去的。并且在祖地里面闭关,谋算着某件惊天动地的大事。

    “好。好,好!”

    被老妪阻挡住的蒲冲面色铁青,他怎么也没想到,一个俗世的王朝竟然隐藏的如此之深。

    “看来你们燕国想要灭国了,别忘了,没有金丹老祖,再多的筑基修士也是虚妄。”

    金丹老祖,才是仙宗的根本,没有金丹修士,再多的筑基强者都是虚妄。

    “燕国是不是会被灭国,老身并不知道,但有一点老身十分肯定,就是道友今天肯定会被活祭!”老妪阴沉着声音说道。她是第一代燕皇的皇后,修为深不可测,在场的二十多个老怪物当中,她的修为最是恐怖。

    “啊!!”

    一名想要逃走的筑基散修刚刚释放遁术,就被一股看不见的力量给反弹了回来,不仅如此,趁着他真元不稳之际,距离他最近的一个老怪物直接出手,将他的脑袋都给打爆了。

    这一动,所有的人都动了起来,为了生存,剩下的十二名筑基强者全部汇聚到了一起,想要冲出去。而就在这个时候,站在祭坛之上的燕皇手中的两团清气猛的冲天而起,形成了两道巨大的光柱。

    光柱连天接地,投射在了祭坛之上,下一瞬,地面之上的血色池子翻腾了起来。

    池子当中的水好像被煮沸了一样,翻腾了起来,里面浮现出了一具具不知道浸泡着多少尸骨,从气息判断,这些人生前应该都是修真者,就算是死去这么久了,逸散在身体周围的真元也没有散去。

    没过多久,三具无比醒目的尸体从血水里面飘了上来,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

    “王长老!”

    站在蒲冲后面的筑基长老一眼就看出了池水最中间浸泡的三个人。

    这三人,赫然正是失踪的三大仙宗长老。

    “苦师兄!”

    另一边的道衍宗玄长老也色变了,他也在池水当中看到了熟悉的人影,那人赫然正是谢衍的那个便宜师尊,被誉为金丹之下最强的筑基修士苦老头。另一边的血魔派也发现了他们失踪的长老身影。

    “燕国皇室,罪该万死。”

    发现失踪王长老死掉之后。

    蒲冲彻底的愤怒了,只见他当空飞起,一股浓郁的白光出现在了他的身体之上。不仅是他,跟在他后面的三大镜花门长老也是同样飞了起来,四个人呈现一个菱形的阵势,蒲冲站在最前面。

    “就让你们这些凡俗鄙修见识一下我镜花门的神通。”蒲冲单手平举,放到胸前。伸出了两根指头。

    他手中的那块法宝神镜也跟着飞了起来,旋转着升空而起。

    “源尺镜阵!”

    镜面之上升腾起了青色的雾气,下一瞬。蒲冲以及三大长老手中的镜子内同时射出了一道光芒,融入到了法宝镜面之中,一刹那,所有人都生出了一种错觉,一种视觉和听觉被扭曲的错觉。阵法一成,三大长老的法力全部汇聚到了蒲冲的体内,使得他的修为瞬间跨越了筑基后期。达到了大圆满半步假丹的层次。这一切说来慢,但实际上也就是一刹那的功夫。

    阻挡住蒲冲的老妪见到这一幕,面色一变。只见她单手一挥,一个宝珠从她的手中飞了出去。

    “暴!”

    老妪大喝一声。

    飞出去的宝珠面上闪过一丝流光,轰然爆开。

    轰!

    毁灭的余波荡漾开来,趁着这个间隙。所有的筑基强者都厮杀了起来。谢衍站在这群筑基强者的最后面。但也没能逃过围杀,两名皇室的老祖宗一前一后的断掉了他的去路。

    “道友,没想到我们还会见面吧。”

    前面挡住谢衍的那个老家伙沙哑着声音说道。谢衍定睛一看,发现此人正是数日之前,他去救谢天和的时候,遇见的那个老太监。这老太监虽然不是历代帝王,但也是筑基强者,所以也被安排到了今日的计划当中。和上次相比。这老太监的实力提升了数倍,隐隐达到了筑基中期顶峰的样子。就算是谢衍也不敢无视他,更别说后面还有一人。

    “道友不用想着逃走,为了今天,我燕国准备了近千年,你们所有人都是计划之中的材料!”

    “十三名筑基修士的神魂精魄,复活先祖!”

    话还没有说完,这老太监就向着谢衍飞了过来,只见他抬起手掌,掌心之中闪过一层玄奥的印记,当空劈下。

    “劈山!”

    后面那名皇室的老祖宗也飞了过来,这人和老太监不一样,使用的竟然是棋道,只见这老鬼从棋盒里面取出一颗棋子,虚空落下。

    “十面埋伏!”

    棋子一空,星空变幻,霎时间周围仿佛变成了古代战场,而显眼则变成了被围困的猛虎。

    神通术法,千变万化。

    此刻谢衍才算是真正的感受到了,和筑基修士比起来,炼气境只能算是入门,唯有掌握了真正神通的筑基修士,才算是真正的修真者。看着四周围杀过来的凶卒以及当空劈下的一掌,谢衍后退半步,大袖一挥。

    十三柄法剑顿时飞了出来。

    法剑一出,瞬间就将最近的那些凶卒给收割了。剑气环绕一圈,清理出了一片空地,趁着这个机会,谢衍一口气将储物袋里面所有的纸傀儡都放了出来,当初学习傀儡术的时候,谢衍祭炼过许多低阶傀儡,不过后来消耗了许多,形状只剩下这二十来具了。这些傀儡有人形的,也有怪物形状的,甚至还有飞鸟虫兽的,但每一头的气势都不弱,堪比炼气中期。

    这些傀儡若是放到其他地方,或许还会有些用,但面对两大筑基强者,明显不够看了。不过这点谢衍又何尝不知,在放出了这些傀儡之后,他又打出了一道印诀。

    “青木剑道!”

    十三柄法剑瞬间合到了一起,青木剑气凝聚归一,散发出强大的气势。

    “斩!”

    巨剑一颤,当空劈下。

    谢衍明白,燕国既然安排了这么久,就肯定还有其他的后手,他现在最主要的目的就是先离开这里,反正苦老头的下落他已经找到了,剩下的因果就是替苦老头报仇了,自然也就没有必要在这里送死了。

    “嘿,居然还是青木剑诀这种炼气境的垃圾神通,道衍宗真是穷的可以,堂堂筑基长老就这种水准。”

    老太监冷笑一声,掌势硬着谢衍的剑气狠狠的轰了上去。

    轰!!

    两股力量轰击在一起,爆发出恐怖的余波,灰色的力量呈环形状荡漾开来,在看中心,谢衍的青木剑势在老太监的一掌之下爆碎开来,裂成了无数块。术法的等级存在着绝对的差距。青木剑诀毕竟只是炼气境的法术,况且谢衍学习到现在也才一日的时间,能有现在的威势。已经算是不错了。

    老太监剩下的掌势镇压而下,另一边,皇室老怪物的十面埋伏也演变到了另外一个层次,围杀谢衍的凶卒进化成了鬼将。一瞬间,谢衍仿佛陷入了死地。

    高台之上的燕皇闭目接受者两道光柱当中的力量。

    原本筑基后期的实力,在大约过了数十息的时间之后陡然一变,竟是跨越到了筑基圆满的层次。只一瞬,他的修为便超过了在场的所有人。原本十拿九稳的蒲冲见到这一幕面色剧变。

    因为他看见燕皇仍然没有停下了的趋势,他的修为。还在增强!

    筑基圆满若是再晋阶,那岂不是金丹老祖了?

    看到这里,蒲冲一咬牙,手中的真元更加的狂暴了。抵挡他的老妪在这股狂暴力量的作用下。开始落入了下方,不过就算是这样,短时间内蒲冲想要击败这个老妪也是不可能的,这老妪可是一代皇后,修为之强远超在场的所有人,若不是蒲冲挡住了她,现在早就开始大杀四方了。

    燕皇的气势越来越强,随着修为的递增。他身上类似于修真者的气势越来越淡,反倒是气血变的原来越浓郁。隐隐间露出了一股近似于‘荒’的气势。

    见到这一幕,谢衍的脑海当中陡然闪过了司徒浩的那句话。

    大燕国土下埋葬着两尊假尸,一尊是文圣假尸,被烟雨家所得,另外一尊是荒古大巫的假尸,被燕国皇室所得。本来谢衍还没有注意这些,但眼下看到燕皇快速增长的实力,陡然明白了燕皇实力增长的来源。

    大巫假尸!

    他在抽取大巫假尸的力量,又或者说是在借用那股力量,可不管是哪一种,一旦燕皇成功了,他们这些人都不会有好下场。

    这个道理谢衍明白,在场的其他筑基强者也都明白,压制住老妪的蒲冲第一个有了动作,只见他一掌击飞了老妪之后,第一个向着上空飞去,只是刚飞出没多远,他就被血色薄膜挡住了去路。

    这血色薄膜是一个困天大阵,筑基的实力根本就打不开。

    “别想跑。”

    老妪缓过气来,快速追了上来。

    看着下方越来越强的燕皇,蒲冲的眼底闪过一丝狠色,看了眼手中的法宝神镜和后面追上来的老妪,蒲冲寒声说道。

    “是你们逼我的!!没有人能够杀死我。”

    说完蒲冲对着上方喷出了一口精血,手中的法宝神镜瞬间飞了出去,后方追上来的老妪见到这一幕面色剧变,下意识的就想退走,这是已经来不及了,只能看着蒲冲吐出了最后一个字符。

    “暴!”

    法宝神镜颤动了一下,镜子表面上瞬间闪烁出了一层金色的光芒,里面的禁制刹那崩溃。

    法宝自爆,那是何等的威力?

    一般说来,法宝这种东西,只有金丹老祖才能掌握,比如道衍宗丹元老祖的鼎,血魔老祖的魂幡,那都是法宝。筑基修士除非是大机缘,否则正常情况下是不可能拥有法宝的,蒲冲当初为了得到这件法宝也是历经了九死一生,可以说这法宝就是他一半的实力,而眼下为了活下去,他竟然直接引爆了这件法宝,由此可以看出,这人也是一个性格果断你的狠人。

    金色的光芒越来越亮,一股近似于金丹修士自爆的气息从上空幅散开来,下一瞬,整个法宝的力量引发到了一个极限之后,轰然爆开。

    距离法宝镜面最近的老妪连气都没来得及喘一口就被炸成了碎片。

    法宝爆炸的力量不断的扩散,狠狠的撞在了上面的血色薄膜之上,本来坚固无比的血色薄膜,在历经了这股冲击之后剧烈的震荡了起来,边缘区域出现了不规则的扭曲,仿佛有一只大手想要撕裂薄膜一样。

    咔嚓

    震荡持续了大约三息的时间之后,终于冲破了薄膜,暗红色的苍穹之顶,出现了一个窟窿。未完待续。。

    s求个首订,拜谢。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