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十劫散仙 > 第二百九十八章 小镇

十劫散仙_万衍_ 第二百九十八章 小镇本文链接https://www.xbqg.la/0_681/546389.html


    谢衍的感觉很不好,从两日前他就被一群蛮人给追上了,这些蛮人一个个悍不畏死,而且还掌握着诡异的力量,和被冥血一偷袭杀死的铁木舟十分相像,为了摆脱这些蛮人谢衍不得不一再动手,虽然杀了一批又一批,但法力消耗也快到了临界点,半日前,他和黄玲玲被这群蛮人冲散了,谢衍施展轻功一路飞奔,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摆脱了那群人的追杀,等他回去的时候,黄玲玲早就不见了,也不知道是被那些蛮人抓去了还是死掉了。△,

    其实不止是谢衍,冥血一和蒲冲两人也好不到哪去,特别是冥血一,他才是杀死铁木舟的真正凶手,为了给兄弟报仇,蛮人头领特别照顾他,带着部落的巫画师曹久一道亲往追杀,昔日在外界威风凛凛的两大金丹强者,在这里像丧家之犬一样被这群蛮人追的上天无路入地无门,最后不得已之下分散逃跑,各自求生不说。

    “看来那些人应该是得到了某种线索,看他们搜索的样子只是根据相貌来追踪,如果是这样”

    谢衍隐蔽在灰白色的木林后面,看着下面的小镇,镇子的风格十分古老,像江南水镇一样,很难想象,在这荒凉的世界内,竟然还有这样一片净土。

    两天前谢衍就离开了黑沙荒地,进入到了有人烟的区域,这两天的逃亡,使得他来到了人口密集的腹地,潜入此地时间越久,谢衍越发的震惊这个世界之大。许多人从出生就在这里。他们甚至不知道。自己是在一只凶兽的体内。

    这里也有国家,有王朝,他们之间也会有战争,谢衍现在所处的区域,就是清水国,先前追杀他的蛮人头领是这个国家的大将军,负责镇守边界,实力非常强横。乃是世袭王侯,被冥血一偷袭死的铁木舟正是这位世袭王侯的兄长,也难怪谢衍他们三人会被追杀的这么惨。

    “或许可以换一个方法。”

    谢衍在镇子上观察了大半天,一直等到天暗下去才开始行动。

    虽然这个世界没有日月星城,但昼夜变化还是存在的,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原理,也不知道光是从什么地方来的。

    轻身一纵,谢衍的身子化作一道流光,掠到了小镇的后山。

    这后山,是镇上的坟地。

    所有死去的人都会埋葬在这里。好在这个镇子并不流行火葬,所以谢衍没费多大大工夫。就找到了他白天观察的那个刚死不久的老头。

    这老头慈眉善目,身上穿着一身青色的袍子,胸口处放着一捆竹简,看样子是一个老夫子。

    “借你身份一用。”

    谢衍落下去,挥手破开了坟墓,将尸体抓了出来。

    左手之上,化光流转,这老人生前的记忆如同水流一般涌入到了谢衍的脑海当中,这是一种特殊的搜魂之术,谢衍还在道衍宗的时候就学会了,本以为永远都不会用到这门神通,没想到在这里起到了作用。

    “周正?”

    谢衍放下老人的尸体,手上自然而然的冒起了一层火焰,将老人的尸体烧成了黑灰,有了之前的教训,谢衍没有在节省这一点法力。

    老人刚死半日,土都还是新的,死而复生用在这种人身上是最好不过的。至于为什么不直接变幻一个陌生人潜入进去,这点谢衍早看考虑过了,在明白了巫画师的存在疑惑,谢衍就放弃了这种想法,以巫画师诡异莫测的力量,暴露的可能性非常大,特别是陌生人刚刚融入进去的时候,大家总会保持一段时间的警惕。

    所以谢衍才想到了替换,这个老人的身份他在白天的时候就了解过了,是一个老光棍,没有一个亲人,只是因为他是镇子上的教书先生,所以死后才有人帮他下葬。

    “从现在开始我就是周正了”

    谢衍的面孔诡异的扭动了起来,等到抬起头的时候,已经变得和死去老人一模一样了。

    这种易容术,谢衍还是武林人士的时候就学会了,

    这可不是那些骗人的鬼把戏,而是真正的易容术,从神魂到骨头肌肉全部改变,哪怕是最亲近的人,也不可能认出来,当初这种手段,还是师风年交给谢衍的,只是成为修仙者之后他就再也没有用过,现在用来依旧是无比的熟练。

    哐当!

    谢衍故意造成动静,将整个坟墓都给掀开,然后将棺木撞飞,碰撞在旁边发出声响,惊动了镇子上面的人。

    一名穿着青衣的守墓男子快步跑了过来,只是他刚跑到路口,就看见从坟墓里面坐起来的谢衍,顿时吓的亡魂皆冒,忍不住大声嚷嚷道。

    “诈尸了!!周老夫子诈尸了!!”

    说完连滚带爬的向着来路跑去,他这一嗓子,将整个镇子的人都给惊动了,老镇长特意将镇上有名的巫画师请了过来,打算‘驱邪降妖’。不过还没等他们赶来,谢衍就自顾自的从墓地那边走了出来。

    “有些饿了。”

    谢衍走到一个面摊前面,拿起一个饼随口吃了起来。

    他的法力消耗非常严重,现在已经能够感受到饥饿了,连他都是这样,当初的黄玲玲情况可想而知,估计就算不走散,她也要饿死了。

    噗咚!

    面瘫老板哆嗦着双腿一把跪在了地上,哆哆嗦嗦的对着谢衍磕头。

    “周夫子,小人上有八十岁老母,下有嗷嗷待哺的幼儿,您老人家就大发慈悲饶过我吧,最多逢年过节,我多给您烧点纸钱。”说完这三大五粗的汉子竟然被吓尿了,一股骚味顺着裤裆流了下来。

    其实这也不能怪这汉子胆小,当初给周夫子下葬的人里面,有一个就是他。

    他可是亲眼看着老夫子被钉在棺材里面,然后埋进土里的,这才过去半天的时间,这个死掉的老家伙就又蹦了出来,还在他的面摊上找起了吃的。

    “郭老四,你小子还是这么胆小。”

    谢衍瞪了他一眼,这神态几乎和周老夫子没有任何不同。

    他读取了老夫子的记忆,无论是精气神,全部都变的和周老夫子一模一样,绝不可能被认出来,除非是特殊的手段,比如画骨境大巫师的画鬼,就能分辨出来,只是这样一个小镇,怎么可能会有画骨境的大巫师?

    “夫子饶命,夫子饶命。”郭老四不停的磕头。

    谢衍也不理会他,转身就要离开。

    “站住!”

    还没等谢衍转身,数十个人就围了过来,挡住了谢衍的去路,其中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从人群后面走了出来,对着谢衍说道。

    “周老弟,你可是有什么心愿未了?如果是的话,不妨说出来,你我兄弟一场,我肯定会满足你。”这说话的老人,就是周老夫子生前唯一的朋友,也是这个小镇的镇长,站在他后面的那个山羊胡子老头,是镇子上面的巫画师,画皮境界,他的画鬼是一只鹰,并非人形的。

    画鬼有很多种。

    每个人在成为巫画师的时候,都会培养一种画鬼。

    画鬼的培养可不是想当然的,必须拥有画鬼传承,否则寻常的人是根本就不可能自己篆养画鬼的,因为不得其法。

    “尘归尘,土归土,周先生既然已经死了,为何不安心死去,还要跑出来吓人?”山羊胡子的巫画师对着谢衍说道。

    说话间这山羊胡子取出了一个铃铛,轻轻的摇晃了两下。

    音波显化,变成了纹络,变幻出了一只水墨黑鹰,这黑鹰显化之后,伸展了一下翅膀,随着天空嘶鸣一声,从画里面飞了出来。谢衍见状目光微微一闪,镜子之外的巫画师神通,这和之前铁木舟的力量截然不同。

    “廖老哥看不出我是人是鬼,可蔡先生难道你也看不出来吗?我现在这样子,哪里像是鬼魂?”

    镇长名叫廖孔,比谢衍变幻的这个周夫子还要大上三岁。至于他口中的蔡先生,就是那个山羊胡子的巫画师了,这人的身份和地位也十分的特殊,以前也常常和周夫子他们下棋,算是朋友。

    “你不是鬼?”

    鬼,在这个世界是属于禁忌的力量。

    因为画鬼给人的印象实在是太深了,强大巫画师手中的画鬼,拥有毁天灭地的力量,容不得他们不谨慎。

    “这样吧,就让蔡先生亲自检查一下,他是巫画师,定然可以分辨出来。”谢衍坦然的说道。

    轰隆隆

    就在这个时候,镇子外面突然出现了大量蛮人骑士,这些人骑着凶兽,迅速将整个镇子都给占据了,其中数十起快速的进入镇子,开始搜寻。

    “那个外来人就是在附近消失的,肯定躲在这里了,给我挨家挨户的搜!”

    领队的起兵开口下令。

    “谁让你们进来的,都给我滚出去!”本来和善的山羊胡子在看到那些起兵之后脸色顿时冷了下来。

    他背后的画鬼黑影长鸣一声,翅膀扑腾一下,化作漫天黑风将进入镇子的起兵扫了出去。这些被扫出去的起兵顿时大怒,他们是王侯骑兵,奉命来搜查这里,没想到竟然遇到了阻难,其中有人刚想大骂就被人压下了。

    晕,忘了点发布,还好多看了一眼。未完待续。。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