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十劫散仙 > 第三百二十五章 沦陷

十劫散仙_万衍_ 第三百二十五章 沦陷本文链接https://www.xbqg.la/0_681/546416.html


    轰!!

    道木城中心城主府突然爆开了,混乱的能量冲击开来,将周边所有的建筑都毁掉了,城主侍卫对着这一次冲击之下,直接死了将近一半的人去了。剩下人的鸟作兽散,逃的无影无踪,道木城的最高权力机构,在两名大巫师强者的碰撞之下,如同纸糊的一半,瞬间崩塌。

    “画骨境,这就是大巫师的实力。”

    城主李道木哆嗦的看着眼前的画面。

    他是巫画师巅峰的强者,他一直认为,自己距离大巫师之差了半步,就算真的遇见大巫师,他不是对手也能完整的逃脱,只是当他见识到了大巫师的真正实力之后,才明白自己的想法是多么的可笑。

    半步之差,千里之遥!

    哪怕是巫画师巅峰的他,在大巫师的面前,依旧是蝼蚁。

    “封正空,原来是你这老东西。”

    此刻的丁道海宛若神祗一般盘坐在巨大的妖猿身上,这妖猿并非实体,而是画鬼。

    画骨境的画鬼。

    这尊强大的画鬼身上燃烧着黑色的火焰,恐怖的巫力幅散在四周,压迫的所有低阶巫画师都没有办法抬起头来,唯有他对面同样处于大巫师境界的敌人与他遥遥相对,这人和丁道海一样,全力使用处了自己的画鬼,他的全身都被黑色的鳞片给笼罩了,宛若蜥蜴怪物一样,这是附身类画鬼,和道木城的城主李道木一样,只是比李道木强大了不知道多少倍。

    “你这老猴子还是这么让人感到厌恶。”幻魔封正空抬起他那被鳞甲笼罩的脸孔。眼神当中全是暴戾。杀戮。

    “真想拧断你的脖子。”

    “安逸的太久了。是时候动动了,你这王府的百城管事,说不定今天就要死在这里了。”

    丁道海摇晃了一下脑袋,平淡的说道。

    “也许死的是你。”封正空大笑一声,凝空飞跃起来。

    对面的丁道海也从妖猿的身上站了起来,无尽的黒火焰融入到了他的身体当中,使得他变成了一个黑焰巨人,彻底的融入到了妖猿画鬼的身躯当中。

    轰!!

    两大画骨境大巫师。再次碰撞到了一起。

    道木城,彻底的混乱了,无数修炼有成的强者侵入城内,商铺,拍卖场被洗劫一空,这些潜伏的强者不在隐藏,他们正大光明的打出了‘王’的旗帜,开始入侵侯府领域,王侯之战彻底爆发。

    不过三日,道木城便沦陷了。

    道木城内的侯府强者四散奔逃。而王府修士则是派出大量手下围堵,不过最让人注意的还是两大画骨境强者的战斗。整整三天的战斗,这两大强者终于分出了胜负,准确说是两败俱伤。

    王府的幻魔封正空左臂被撤掉了,侯府的丁道海也好不到哪去,右腿被打爆了。

    失败之后的丁道海迅速败退,向着侯府深处败逃而去。

    随着丁道海的败走,原本在道木城讨生活的巫画师开始四处逃散,这些如同蝗虫一般的强者开始洗劫周边的城镇。

    更多的强者跨越了王府边境,入侵到了侯府的领域。

    不过谢衍对于这一切丝毫不知,他只知道,在树妖姥姥和丁道海鬼铁的作用之下,他的画鬼越来越强,原本如同死物一般的大佛身上,出现了金色的流光,死极化声,只要完成这一步,他便会一飞冲天,成为画骨境的大巫师!

    “快了。”

    盘坐在那里的谢衍心中默默的计算。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他突然感觉到周围多出了几道气息,这些气息都是掌控了画鬼的巫画师。

    原本坐镇一个城镇的巫画师,在大战爆发以后变的和蝗虫一样,到处都是,就算是画骨境界的大巫师,也出现了好几个。

    “臭,把东西交出来。”

    丛林当中,三名穿着黑色服饰的巫画师正在追杀着一名白衣女子。

    黑衣是王府的标志,而白衣则是侯府的标志。

    王侯之战爆发以后,两边的修士彻底的撕破了脸皮,见面就杀。

    这四个人一追一逃,很快就到了距离谢衍不远处的一座山头,在这山头之上,白衣女子终于耗空了巫力,她跌坐下来,大口的喘着气。那三名王府的强者则是围了过来,三种兽类的画鬼浮现了出来。

    “逃了这么久,总算抓到你了。”

    最前面的王府修士上前两步,毫不掩饰眼中的杀意。

    “大哥,这么好的货色,直接杀了未免有些浪费,叫我看不如先废了她的巫力,然后给咱们兄弟乐呵乐呵。”他左侧的汉子是一个面目狰狞的秃头,这人长相猥琐,一对小绿豆眼,眼神当中尽是之色。

    “嘿嘿,二哥这主意好。”

    另外一名王府的修士也跟着附和道。

    “无耻!”

    白衣女子听到他们的话,气的脸色发白,只是她现在巫力耗尽,别说逃跑了,连召唤画鬼都办不到。

    “无耻?更无耻的还在后面呢!小娘子,一会等哥哥一定让你欲仙欲死,也许你乐呵过之后才会明白,什么叫人间仙境,到时候说不定还会感激你二哥。”光头二哥嘿笑一声,上前去就要动手。

    “就算死也不让你如意。”

    白衣女子见状,眼底露出绝望之色,就打算自断心脉而死。

    就在这个时候,旁边突然传来了一阵巫力波动。

    嗡!!

    浩瀚的巫力幅散开来,这气势一放即收,很快便归于了平静。

    “谁!”

    “滚出来!”

    这王府的三名修士虽然嘴上花花,但内心的警惕性一直保持,这股巫力波动一出现,就被他们感应到了。

    “求前辈救我。”

    本已经绝望的白衣女子在察觉到动静之后,立马开口求救,事实上她连对方是什么人都没有看到,现在的她就像是溺水的人抓到了最后一根稻草一样。

    踏踏

    脚步声由远而近,在场的四个人都停止了动弹,死死的盯着脚步声传来的方向。

    少许之后,一名穿着青袍的青年从黑暗当中走了出来,看到青年以后,白衣女子瞬间露出了绝望之色,而另外三个王府的修士则是狞笑一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