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新笔趣阁 > 历史 > 明明我才是训练家 > 第五十七章 你是坏人!不理你了!

明明我才是训练家 第五十七章 你是坏人!不理你了!

作者:提莫大将军 分类:历史 更新时间:2020-08-01 23:21:29 路线:线路一(如果本节章不能看,试试点击左边换路线。)
新笔趣阁网址:www.xbqg.la

天白在跟父母吃完饭后回到了家里。

打开卧室的灯,最先吸引她的视线的,就是书桌上那一张五人的合照。

上面的少年少女都穿着学校的制服,样貌很是青涩,大家脸上都洋溢着笑容。

照片中,周封觉很是僵硬的勾起了嘴角,涂小蘼与她的手臂挽在一起,于一仙努力的抢占了c位挤在了他们中间比着剪刀手,而照片的最边缘处是还没有睡醒的李惟。

睡眼惺忪的样子以及‘干什么?为什么要拍照’仿佛有着这样疑问的神情,让天白是无论多少次看这张照片,都可以不自禁的露出笑容。

“已经两年了。”

这张照片是高一入学仪式的时候几人站在校门口拍的。

从十五岁到十七岁,时间过的很快。

关系依旧是和以前一样,什么进展都没有,想说的话一直也没有说出口。

“啊!!!”

暴躁的揉了揉头之后,天白仰头倒在了床上。

盯着天花板,发呆了一会儿后又不禁喃喃自语到,“只是这样还是不够啊······”

伸出手,透过指缝去看屋顶照明的灯光。

此时发呆的她忽然又想起来培训营中solo赛的失利,想起团队赛中她近乎什么都做不到的无力感。

都说培育精灵需要时间,但是看着李惟精灵神速一般的进步,她觉得这时间哪怕掰成两半让她用都不一定够。

“如果追不上你了,是不是连朋友都做不成了?”

在喃喃的提出这样的疑问后,天白不禁有些害怕与慌张。

这种感觉让她异常的没有安全感。

翻身而起,来到了书桌前,打开了电脑,并在浏览起中输入了‘培育家考核报名’这几个字。

培育家是精灵养成中必不可少的职业,正所谓男女搭配干活不累,训练家与培育家更配这件事是大家公认的。

‘哪怕战斗当不成队友,至少以后也可以作为同一小组的战友?’

抱着这样想法的天白,在这罕见的休息日里拿出了笔记本,翻看着官网中提供的教材并点击下载了官方提供的各种学习资料。

她得更努力才行,要不然本就说不出口的话,可能这辈子都没有机会了。

¥¥¥¥¥¥

同样准备奋发图强的还有刚刚回到家里面的于一仙。

跟爹妈秀了一下自己的成绩,得到了鼓励之后,带着成绩单的于一仙来到了自己的书房里。

他坐在老板椅上,而小火马找到了他平时待的小摊子上,快乐的趴了下去。

在于一仙的书桌上,也有着一个相框。

相框中的照片和天白书桌上的是一样的。

这份照片他们五个人每人都有。

“这次的大学入学仪式,天白应该又会让我们拍新的了吧?”

从小学入学开始,她就有了拍照的习惯。

小学到初中再到高中,一共三分正式的合照,哪怕更新换代后那些旧照也都被他好好地保存在了相册里。

此时的他摇着椅子,看着窗外宁静的夜,罕见的开始思考起了人生。

“小马啊,你说咱们什么时候才能逆袭啊······”

思考着最近发生的事情,于一仙对着小马喃喃自语道。

而刚抬头准备回答于一仙问题的小马看着他脸上严肃的神色,将原本准备说出口的话又咽了下去。

看着自家训练家脸上罕见的表情,小火马总觉得于一仙的这个问题里,话里有话。

¥¥¥¥¥¥

无论遇到了什么困难,第二天天亮了,都得起床、学习、训练。

这就是考试前训练家们需要做的事情。

在家里面,李惟就可以放开手脚去训练利欧路了。

原本计划要学的技能他已经都掌握完毕了。

影子分身术的计划也近乎大功告成。

在有着波导之力的便利之下,李惟还与利欧路研究出了一套究极无敌上帝视角之每个影分身竟然都是真的之防不胜防之由波导凝聚而成的全方位无死角之透明手里剑攻击!

名称十分的花里胡哨,而实际的效果也都在名字里面展示出来了,至于说对战时李惟的命令应该如何去喊?

那肯定不会喊这么长的名字,直接影分身 手里剑,想必聪明多智的利欧路会get到他的想法的。

雷电拳与冰冻拳也已经熟练的掌握了,说纯熟应用有些夸张了,但最起码配合着电光一闪冲到对方面前,以迅雷不及之势来一拳还是没有问题的。

毕竟电属性与冰属性的能量凝聚,在有着布教练的指导下,已经完全不是问题了。

男人的浪漫之波导弹,随着利欧路可以凝聚的波导之力越来越多而逐渐变得怪异了起来。

无限剑制之波导弹。

这是李惟硬要对后续开发后的波导弹取一个这样的名字。

对此利欧路目前并没搞懂为什么,但是他表示只是一个技能名字而已,只要训练家开心就好。

毕竟在他看来李惟的取名能力实在是让人不明觉厉、摸不着头脑,同样让他很无奈的还有什么瞬狱影杀阵。

而且前几天李惟还被迫看完了一组小漫画,了解了一下什么叫做神罗天征······

据说这也是他近期可以通过能量贯通而学会的技能。

不过目前而言他完全搞不懂为什么。

除了技能的训练以外,基础的速度训练利欧路也并没有落下。

而练习了近半个多月的凌波微步,也开始有了成效。

步伐看似有规律,但是在运用的时候不一定非要从第一步开始走起这一特点,配合着影分身,在使用时着实是有一种‘影流之主’的效果。

而每当利欧路在用这样方式与伊布对战的时候,多半会把布总逼的来一发全方位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清场技能。

不过这步伐除了诡异以外,据利欧路自己所说,似乎还有着特殊的韵律,在练习凌波微步的时候修炼波导确实是有着事半功倍的效果。

这一点让李惟很是开心。

利欧路这种以波导之力著称的精灵,只要他的波导能力强,就意味着他格斗系的属性能力强。

强就是好事。

距离省赛还有12天,这段时间里再去练什么新技能,它的收益定然是不如将所学的东西融会贯通与增强自身蓝条和血条来的香。

而考虑到比赛中可能会出现的各种事项以及魔都这种直辖市省赛的特色,李惟决定这段时间主要重点在于提高利欧路体内的能量,并开始培育他‘对·省赛·奥义’。

¥¥¥¥¥¥¥

就在今天上午八点钟,他的邮箱收到了来自精灵联盟官方发来的通知。

笔试的时间是在精灵联盟专用考场的A号考场。

座位号是1-B-34。

翻译一下就是A号考场划分出的1区B考场的34号座位。

考场划分的很是细致,但跟传统意义上地球的中高考差不多。

A号考场相当于学校,1-B可以看做年级,而34则是座位号。

当天的交通与治安会成为一件头等大事,而联盟所采取的方案与李惟见识过的方案大同小异。

封路、禁空、派出大量的警卫与精灵进行辅助巡逻维持秩序,与此同时还有着官方的专车接送来帮助考生准时达到考点。

遍布魔都全市,分了16趟线路,共计200多辆大巴士,专门负责按照规定的时间到专门的地点接考生去对应考场。

而现在官方给李惟发送的邮件中就有着要确认是否要乘坐官方巴士以及是否包含在线路内的这样的几个问题。

虽然李惟很想做联盟官方的提供的班车,但很无奈他们这片区域并不在接送的范围内。

有点可惜。

这可惜的点在于,李惟奇妙的思维方式。

官方的车,在统计完人数与姓名、地址之后会给出一个具体的时间来让考生去乘坐。

那么也就是说,如果在这趟线路中出任何一点小意外,比如说车抛锚、堵车等等,与都是官方的责任。

考生就算是迟到也不会被追究责任,而且还会被安排补考。

虽然说这样会更麻烦,但是作为一个学生,李惟还是有一点点希望这样的事情发生?

就像是曾经坐班车去上学,哪怕车因为下雪地滑被堵在了路上,哪怕他们哪也去不了,哪怕最终的目的地还是学校,但是就这样在班车上待着,看着窗外堵车的样子就会觉得很开心,很愉悦,就像是吃雪糕发现雪糕棍上写着‘再来一根’一样。

当然这只是他作为学生亿点点不成熟的想法罢了。

抛开无聊的脑洞,李惟打开了第二封联盟发来的邮件。

这是一封省赛的时间安排与组别排序的通知性文件。

邮件的正文是再一次的讲述了比赛的赛程,而后的附件是李惟的对战号码与第一场淘汰赛的时间、场地安排。

对战是在魔都的国际精灵对战中心展开的。

本次对战对外开放一个主竞技场与十六个小竞技场。

主竞技场将会在小竞技场决出十六强后开放。

共计3462位参赛选手,所有的选手被随即分配在了A到M这十六组中,每组人数在200-240人之间,采取淘汰赛的模式,直接淘汰出128强后正式开始对局。

简单来说就是,每组的8强即是128强,混战淘汰赛过后将会采取bo1单循环,一直到决赛。

赛事的具体对战规则李惟没怎么仔细看,总而言之他的考好是E233,至于对局,管他什么赛制都打赢就行了。

┓(´∀`)┏

日子就这样一天一天的过去了,时间来到了5月26日。

在三天前,结束了学习会之后,李惟收到了一封来自哥德小姐递过来的‘请柬’。

用毛笔书写的邀请函上面写着的是,于5月26日晚6点钟邀请他去墨玖家中赴宴,对近日他在培训营中予墨玖的照顾予以感谢。

“啊这······如此正式的吗?”

在穿上了魔墙人偶从衣帽间中翻出来的穿搭赴宴后,照着镜子的李惟忽然开始沉思起了一个问题。

“我搞不懂。”

“镜子里怎么会有一个小靓仔。”

······

被头顶上的伊布狠狠地拍了一巴掌后,李惟才转身走向了门口。

递了请柬之后,后续的招待也很是全面。

车接车送。

请柬里面顺带着邀请了李惟的几只精灵,但考虑到鲤鱼王的特殊性,李惟决定把他丢到了家里的游泳池里,给他留了亿点训练任务后,狠心地抛下了他带着伊布与利欧路前去赴宴了。

【No!!!为什么要抛下我!你们去吃好吃的不带我,难道良心不会痛吗?!没有鲤鱼王的晚餐你们真的吃的踏实吗?午夜梦回的时候,不会感觉到惶恐吗?喂!(#`O′)理我啊!喂!!!你跑步是什么意思!!你是不是内疚了!!!李惟!!你回来!!!】

此时一只鲤鱼王在疯狂的“咔噜咔噜”,但他的训练家却越跑越快逐渐消失在了他的视野中。

······

最终放弃了挣扎,像一条死鱼一样瘫在水中的鲤鱼王失去了梦想,而陪伴他的只有同样留守家中的魔墙人偶与哈克龙。

┓(´∀`)┏

同是天涯沦落人的三只决定今天晚上也搞一点不逊色于宴会的美食来吃一吃。

毕竟他们也只能这样来安慰自己受伤的内心了。

坐了约有两个多小时的车,李惟来到了墨玖的家门口。

青墙黛瓦式的传统中式园林属实是惊讶到他了。

地处魔都,竟然还能有一座如此大规模的宅院,用‘世家显赫’来形容显然是不过分的。

入户大门坐北朝南,搭配一对儿石制火炎狮,左右各配一颗红花檵木。

入门两侧道路两旁便是尽显清雅的五针松与偃盖如画的罗汉松,看着修建精致的样子与挺拔的姿态,少说也是养了十余年之久。

跟随着前来迎接的哥德小姐再上台阶,穿过门楼来到了院内。

走过长长的走廊,看着周围的树木,李惟恍然,这里面的植被他基本上都叫不上名字来。

但看着精修过的枝丫以及各种盛开的鲜花,想必这家庭院的主人每天都有好好地打理。

作为曾经围观过花洁夫人与魔墙人偶修正园林的李惟来说,对于一剪子下去让这些植物完美变造型的老技师,他表示十分的钦佩。

这园林的壮观程度比起他家只多不少。

单是院子中挺立的金叶树与银叶树就比他家里的高上了不少,感受着周围的波导中所蕴含的生命力,李惟直接倒吸了一口凉气。

百年老宅,想必说的就是这一坐庭院吧。

松鸢柏棠参差交错,花枝交错四季常开,如果不是知道他这是被请来吃饭的,李惟还以为他去参观了某些著名景点的园林景物。

家里面的景色已经看腻了,此时忽然间看这浓浓国风的建筑设计,李惟打心底觉得这里处处都很惊艳。

“你好。”

来到餐厅门前,墨玖就站在走廊前面,看着样子似乎是等候多时了。

“你好。”

李惟也回敬了一下。

今天墨玖的装扮与平时有着很大的不同。

平时她的穿着很是潇洒,多半都已黑色为主。

但是现在的她的穿衣风格一改先前,此时她身上穿着的竟然是标准的汉服。

配色虽然依旧是冷色调,但是墨绿色的开襟外袍与以金线为主的刺绣,将她本就白嫩的脸颊显得宛如陶瓷一般精致。

头发盘起,插着钗与少许玉制的配饰。

与惯用搭配的金饰相比,少了少许的雍容华贵多了三分清雅恬淡。

见到了墨玖之后,在李惟的感知中波导就活跃了起来。

哪怕不用特意的去窥探,他也可以感觉得到,潜藏于园林各处有着强大能量波动的精灵。

来到了餐厅中,主坐上坐着一位妇人。

李惟目测她不过四十多岁的样子,张口准备来一句‘阿姨您好’,就听着站在他旁边的墨玖来了一句,“奶奶,这位就是李惟,我跟你说的那位在训练营里帮了我很多忙的那位。”

(ΩДΩ)????

不过饶是惊讶,李惟的反应速度也是很快的。

“墨玖奶奶您好。”

连忙把惊讶放回肚子里,恭敬的问好了之后落座。

看着墨玖奶奶端庄的举止,原本很是随性的李惟在此时也都有些拘谨。

有些意外,一向好用的波导在面对这位老妇人的时候就像是一滴水流入了大海一般。

与利欧路悄悄地沟通了一番后发现,利欧路也有着同样的困惑。

【这是个恐怖的角色。】

他们两个做出了这样的判断。

而心性活跃的伊布在盯了墨玖奶奶足足看了有五六分钟之后,就像是明悟了些什么一样,双眼中开始充斥着崇拜的目光。

伊布表示,她的想法与那两个怂包男士不同,她是从各种意义上都崇拜着这位妇人。

实力强大、仪态端庄,是她梦想中大小姐的样子了。

“抱歉,本来是你们小辈的事情,但我这把老骨头却硬要来掺和。”

见李惟落座之后,墨奶奶开口对着李惟说道。

“没事没事,我这边多写您的盛情款待还来不及。”

虽然李惟心中完全不是这么想的。

毕竟有长辈在的局,各种意义上还是很让人难受的。

尤其是这种比自己大了不知道多少倍的、实力还深不可测的老人,说起话来总是难免的有一种距离感。

客套的话总是难免的,而这种话就像是贪吃蛇一样,什么时候不撞到尾巴,餐桌上不上菜,这东西是永远说不到尽头的。

没有等到饭菜上桌,李惟就有些撑不住了。

最后他竟然被见面就扑到他身上的莫鲁贝可解围救场了。

“啾!”

【怎么样,奶奶漂亮吧!】

站在餐桌上,莫鲁贝可十分骄傲地对着李惟说道。

“嗯,很端庄。”

(>ω・*)ノ

······

‘不是,我也没夸你,为什么你要露出这种表情。’

不同于面上的温文儒雅,李惟在心中疯狂的吐槽着。

“啾!”

【奶奶可厉害了!】

自这一句话起,到开饭前,莫鲁贝可宛如艾瑞莉娅上身一般,奶奶前奶奶后的说个不停。

虽然耳朵快要听瞎了,但也多亏了有他这个话痨,李惟省下了需要说话的脑细胞,从另一种意义上来说,倒也是轻松了不少。

终于吃饭了,秉承着食不言寝不语的原则,这顿饭吃的很是安静。

清一色的中式料理,而菜品也很是讲究。

冷盘是清单的四品小菜。

而后的汤品是一股清汤松茸。

口感润滑,鲜味适中,很是好吃。

在有些必要的时候,将菌菇类视频当做肉类,也是未尝不可。

在将第一勺汤喝到嘴里的时候,李惟的味蕾瞬间就被打开了。

而同样感到惊讶的伊布不禁高高地竖起了耳朵。

之后的餐点完美的符合了李惟对于中式料理的完美幻想。

量小而精致,口感细腻而醇厚。

脆皮香芒鹌鹑卷、珍珠帝王蟹、油浸脆皮鱼、虫草花狮子头,样样都是肉菜,但变换的口感、紧致的肉质让他吃完之后直呼过瘾。

一道标准的国宴开水白菜属实是惊到李惟了。

这高汤的制作很有学问,一小股汤制作起来所耗费的心血是寻常菜品所难以企及的高度。

后续由土豆制成的象形梨、鲜虾龙珠饺、双味生虾球、豉香比目鱼等近乎两三口一个的菜品填补了胃口最后的空缺。

喝了几口茶水,漱口的同时将口中的饭菜味道洗涤一空。

下面就是愉快的喝茶品鉴甜点的时候了。

当哥德小姐以一种极快的速度将餐盘全部收拾干净换上吃甜点用的餐具,填满茶碗中的茶水后,熟悉的饭后唠嗑环节就又开始了。

“饭菜可还算是可口?”

墨染秋的奶奶问道。

“珍馐美馔,回味无穷。”

李惟回答道。

“哈哈哈哈。”

似是李惟的回答让墨玖奶奶感到很是愉悦,她竟是笑了起来。

“啾!”

【李惟你知道嘛!这些吃的好多东西是奶奶亲手准备的!】

莫鲁贝可拽了拽李惟放在桌子上的手指对着说道。

“小手艺罢了。”

谦虚的摆了摆手,她将话题一转抛到了李惟身上。

“听小玖说,你也是一位料理好手?”

“啾!”

【对对对!他做饭超级好吃!】

提到吃,莫鲁贝可可就又来的兴趣,对着墨玖的奶奶就又是一通报菜名,将李惟的厨艺夸的那叫一个天花乱坠。

“不敢当不敢当,都是一些快餐料理罢了。”

自豪归自豪,但这时候明显不是自夸,班门弄斧的时候。

“莫要过分自谦,跟我说说你们这些年轻人爱吃的东西。让我偷学几手,我也能给小玖和小可多做点好吃的。”

“哎呀,这人老了啊,口味都有些清淡了,总跟我吃这些东西,她肯定也要腻歪咯~”

不得不说,女人都是唠嗑的好手,这么一说李惟哪怕是想结束话题也没有办法推脱了。

不过,墨玖奶奶与墨玖不一样的是,她的健谈是真的恐怖。

不是话痨级别的那种。

她是那种如同潺潺流水一般,几个问题就会把人带到沟里面,只要时间不到或者没有什么特殊事情的发生,就会一直说下去陷入死胡同的那种级别的恐怖选手。

这种人最适合什么?

除了所谓的社交茶会以外,他想不到这种技能的其他应用之处。

不对。

或许养一只聒噪鸟来继承衣钵的话,也可以制造出赛场上的奇迹。

当然,脑子里这么想的时候李惟并没有什么调侃的成分。

他这是全心全意的敬佩。

毕竟,能这么唠嗑的人都是有本事的且有段位的。

也就是在这一刻起,李惟坚定了自己要进修《语言》这门课程的决心。

得段位够高才可以在不失礼貌的情况下快速结束对话。

他实在是说不动了。

真的不行了,但还得继续。

主要是看着墨玖奶奶一本正经的提着毛笔写着小篆记录着菜谱与烹饪步骤的样子,他不得以笑面继续说着东西,并积极地参与着墨奶奶所提及的话题。

感觉很微妙。

就像是王者大佬一本正经的在记录你的青铜对战经验一般。

大佬很谦虚,但菜逼的心里很微妙。

从料理到精灵培育甚至最后连对战方面的心得与见解都要跟李惟聊了几句。

聊天间,李惟也忘记了自己是被那一句话套住了,说出了爹妈响当当的大名。

终于,墨奶奶似乎是问够了,像是回馈一般又给他分享了一点精灵培育心得后,这恐怖的话疗终于算是结束了。

过程曲折,惊险刺激,但无论如何,这一顿饭,李惟吃的还算是很开心的。

作为让墨玖蹭几顿饭的回报而言,这顿饭的价值远超过他所给予的全部了。

除了墨玖的奶奶实在是给予了他很大的压力以外,其余的一切都十分的舒畅。

在晚上的八点三十分,随着哥德小姐的提醒,墨玖的奶奶看了看时间,恍然时候已经不早了。

“李惟不如今日就在这宅子里歇息如何?天色也晚了,回家的车程应当不短吧?这里的客房也有很多,不如明日再回去?”

讲道理如果这是天白家他就不走了。

毕竟熟的不能再熟悉了,根本不在乎这种事情了。

但······墨玖家就算了吧?

不提经过院子时那些有着恐怖实力的精灵令他没有什么安全感,单是这令他根本看不透,甚至从她身上感知不到任何波导的墨玖奶奶就已经让他够头大的了。

留宿?

不了不了,溜了溜了。

委婉的以训练等事情拒绝了她的提案后,李惟离开了餐厅。

墨玖跟了出来准备到大门口去送客。

“实在是不好意思啊。”

当远离餐厅后,墨玖对着李惟饱含着歉意说道。

“没事没事,饭菜真的很好吃,我感谢还来不及呢。”

李惟摆了摆手,表示墨玖不要太纠结。

“明明是想感谢你的,结果到最后还是让你迁就我,真的是太不好意思了······等省赛完后我一定请你吃饭······”

说着墨玖又叹了口气。

“我奶奶只是不放心我而已,没有什么恶意,李惟你别太往心里去啊。”

夜晚掩住了墨玖大部分的表情,但看人根本不用看脸的李惟清楚的从她的波导中读取到了,紧张、纠结、犹豫、歉意等复杂的情绪。

想来,奶奶执拗的行为也给她带来了蛮大的困扰的。

“没关系嘛,关心你是正常的,而且你也是个女孩子,认识朋友什么的老人家多操心也是应该的。”

李惟想的比较简单了。

毕竟是个名门贵族家的女孩子,出门参加培训认识了一圈新朋友,而且还约好了一起出去开学习会并且要上同一所大学。

那作为家里面的长辈,秉承着交友慎重的原则,以请吃饭的名义把把关,去观察一下这‘朋友’的人品还是很有必要的吧?

老话说,一个好的朋友受益终生,而狐朋狗友则会害人不浅。

所以今天的事情李惟还真得没有太在意。

哪怕墨玖的奶奶每次聊天的时候话题都略微有些微妙,一双仿佛洞察世事的双眼看得他头皮发麻,他也没有太往心里去觉得被针对啊或者怎么样的。

毕竟设身处地的想一下,他要是有一个墨玖这样呆萌呆萌的孙女,他看的肯定比墨玖奶奶更死。

“真的谢谢你了。”

墨玖又一次的对着李惟说道。

“都是朋友,说那么多声谢谢做什么?”

李惟摆了摆手,表示他不在意的事情,墨玖也没必要如此的纠结了。

似乎从他认识墨玖到现在,这个姑娘说过最多的话就是‘对不起’、‘不好意思’与‘谢谢’了。

礼仪拘谨到让他都有些害怕。

“嗯···谢····”

想对李惟道一声感谢,但因为先前李惟说的话,墨玖一时间又不知道她该说些什么,话语哽咽在喉中最后什么都说不出口。

“噗。”

看着墨玖像是被噎住了的样子,李惟一时没忍住笑出了声。

“你笑什么?!!”

(○`3′○)

“我没有,我没笑。”

李惟连忙板起了脸,仿佛刚才笑出声的人根本不是他一样。

“不对!你有!我都听见了!”

墨玖生气的跺了跺脚,走到了李惟的前面跟他理论到。

“不,你又不是我你怎么知道我笑了还是没笑?我说没有就没有。”

“你!!”

[○・`Д´・○]

并不是很擅长与人争辩的墨玖,又一次的卡住了。

狠狠地跺了跺脚,指着不远处的司机和车。

“你自己走过去吧!我不送你了!”

说着,从李惟肩膀上抓着莫鲁贝可的尾巴就向后跑去。

“你是坏人!不理你了!”

留下这段话后,哒哒哒踩着她的小鞋子快速的消失在了走廊的拐角处。

······

这······

好可爱啊。

(*╹▽╹*)

而围观了全过程的伊布与利欧路的脑子里也有着类似的想法。

只不过,看着拎着尾巴炸着毛被拖走的莫鲁贝可,利欧路总觉得这一幕很眼熟,似乎不久前好像在哪里见过这个场面······

【不要太在意,小姐她就是这样的。】

在一旁的哥德小姐叹了口气,提墨玖解释道

“额····嗯。”

【还蛮可爱的。】

······

不是,这话难道不应该我说才算是彻底铺完了台阶吗???

李惟现在觉得这一家人说话哪里都有点问题。

不,有‘点’问题,这形容力度不够。

是,有大问题。

【这是小姐让我给你的复习资料,说是之前学习会里忘记给你的笔记。】

“哦哦,帮我谢谢她。”

【好的。】

而后便上了车。

送李惟回家的司机也正是哥德小姐。

不得不说,这个世界里宝可梦还真的是比人类要多功能许多。

晚上接近11点的时候,李惟终于是在到家后洗漱完毕躺在了床上。

总觉得今天吃的很开心,而莫名的又有了很多的危机感。

伸出于那样一个强大精灵云集的家庭里,墨玖的真实战斗力真的会是如同她在培训中显现的那样吗?

此时,又回想起莫鲁贝可体内的那一团诡异的能量,李惟不禁眯起了眼睛,思索着如果在对战中碰到了她所应该使用的正确的针对方式。

¥¥¥¥¥¥¥

生气的‘凶’完李惟就跑开的墨玖一路拎着莫鲁贝可跑回了内院,而此时的她正好与出来散步的墨奶奶撞了个照面。

“是个很不错的朋友。”

墨奶奶忽然对着墨玖说道。

“嗯。”

“是波导使,而且他身上的波导很纯正,大家都很喜欢他。”

似乎是为了印证她的这句话,一旁的乌鸦头头飞到了房梁上,叫了几声表示赞同。

本以为奶奶只是想跟她说几句对李惟的评价,但墨玖万万没有想到,接下来的话题就开始无限度的跑偏并让她炸毛了。

“长得也是俊俏,跟你站在一起也称得上是郎才女貌。”

“奶奶!!!!!”

[○・`Д´・○]!!!!!

“世家也很不错啊,那个李元笙和天岚的儿子啊,啧啧啧。背靠李家和天家,还都是嫡出子嗣,以咱们家现在落寞的样子,说不定还算是高攀?小玖啊,你得努力才行啊~”

“奶奶???”

(ΩДΩ)????

“有没有竞争对手啊?这少年品性似乎也很不错,虽然根本没有什么耐心,但还是跟我唠了快两个多小时的天,最起码尊重长者,奶奶我很是满意啊~什么时候把这帅哥搞到手?想你奶奶我曾经······”

“停停停!!!别说了别说了!!!我生气了!!!!”

(○`3′○)!!!!!!

“哈哈哈哈哈,我的小玖啊,你怎么还是这么不禁逗。”

在没有外人的时候,这祖孙两人就都是另一幅面孔。

估计李惟做梦都想不到,之前吃饭时令他胆战心惊的人,在家里其实就是一个老顽童一般的存在。

笑完了,墨奶奶恢复了平时的表情,没有多说话,只是侧过头看着边上的景物与天上升起的月亮发呆。

少顷,用着低哑的声音对着墨玖说道,“别怪奶奶多事。”

语气与先前的调侃不同,这句话中包含着太多的歉意与忧愁。

敏锐如她怎么会不知道这件事情给她孙女还有那位叫做李惟的少年添了很多的麻烦呢?

“没有怪你的意思,小心一点是应该的。”

嘟着嘴,墨玖说道。

“唉,你这孩子。”

墨奶奶叹了一口气,依着廊内的柱子,转头看着气鼓鼓的墨玖,眼神中满满的全是慈爱。

“玩儿去吧,听我这老太太唠叨也怪烦的,我在这里再溜达一会儿。”

就像是对待几岁孩童一般,墨奶奶对着墨玖说道。

“不去玩儿,我去训练了。”

又哼了一声,墨玖又嘟起了嘴。

“这么刻苦吗?有个十六强就好了,不要太拼命了。奶奶希望你开开心心的就好。”

“不要。”

但出乎意料的是,在这件事情上,墨玖的态度意外的很是坚决。

“不以第一名去努力奋斗,那之前所付出的汗水和时间还有什么意义,做表面功夫吗?还是单纯的图个心里安慰?我不想这样。”

而听见这句话后,老妇人不禁愣在了原地,甚至连墨玖从廊内跑开都没有注意到。

仿佛回到了多年前,与那位意气风发的少年相遇的时候。

“叶子衿,你说如果我不以全力去奋斗,不以第一为目标,那我如此努力的意义何在?只是让我对自己说‘我已经很努力了吗?’,我不想这样,也不能这样!”

这固执的声音仿佛穿越了时空一般,又一次的在她耳旁响起。

不久前。

一个孩童,拉着她的手,执拗的要在大雪天坚持出去晨练。

“不以最强去奋斗去坚持,那我以前每天坚持的事情不就都白费了吗?无论寒冬酷暑,坚持努力,有恒定的毅力,成功才会眷顾我。妈妈,这不是你说的吗?”

这两人的身影瞬间在重叠在了逐渐远去的墨玖的身上,仿佛时空交错一般,几个人的身影重复轮换的浮现在她眼前。

曾经的场景历历在目,所有的事情都好似发生在昨天。

一时间,在她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时候,泪水从她的眼眶中流淌了下来。

“像,真的太像了。”

擦了擦眼泪,叶子衿抬手敲了敲旁边的柱子,对着不远处探出头来的巨大阴影说道,“走吧老伙计们,咱们也去活动活动筋骨吧。”

就在她说完这句话时,她的身边忽然传出了一阵连绵起伏的吼叫声,似是在询问些什么。

“为什么忽然又想活动了啊······”

“因为今天啊,是个好日子。”

¥¥¥¥¥¥¥¥¥

夫人女装第二期彩蛋在这里哟,点击章说查看

老样子,如果打开没有图,那么就说明还在被审核,稍安勿躁哟。

没办法,咱对线也打不赢,慢慢等叭。

下一章还有哟。

明明我才是训练家 第五十七章 你是坏人!不理你了!
新笔趣阁https://www.xbqg.la/261248/62.html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路线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